第一章:无病之人

听书 - 病名不朽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我叫姜病树,今年二十岁,未婚,我在病城肺区的一家早餐店打过杂。我每天凌晨四点睡,早上七点起,每天睡眠绝对不会超过四小时。”

巨大的电子屏幕忽然亮起,漆黑的屋子里有了光,屏幕里的年轻人,正在滔滔不绝的做自我介绍。

“在每个疲劳的夜晚,我会选择进行剧烈地运动,尽可能让自己处于过劳状态。”

“睡前,必定喝一杯过期牛奶刺激肠胃,然后倒立二十分钟让大脑处于充血状态。”

“我会憋尿,让昨天的废质在身体里停留一整夜,待到新的一天早上甚至中午才将它们排出,致病师都说我在找死。”

屏幕中的环境,是装修风格以灰白简约风为主的面试间。

穿着西装的面试官看起来颇为颓废。他与穿着格子衫的面试者隔桌而坐。

在他身后的落地窗外,是病城肺区乱哄哄的外景。

而桌子另一端的这位面试者,面容俊美但眼窝凹陷头发乱蓬蓬的,似乎被失眠困扰。

两方的坐姿都很随意。

面试官审视着另一边,心里早已有了结果。

他有些同情眼前这个面试者:

“嗯,你的生活习惯很不错,但我们很抱歉……”

另一边,姜病树不端正的坐姿,也并非是代表他对这份工作不重视。哪怕只是面试一个最基础的岗位。

相反,他非常重视这个机会,所以直接打断面试官发言:

“不仅仅如此,我饮食很不规律,喜欢暴饮暴食。吃饭都是三口吃掉一头猪,自助店老板见我一次打我一次。”

“我玩游戏也是一整宿一整宿玩,勾着身子,低着头,我的腰和脖子长期处在一种弯曲状态,致病师说我如此下去,很有可能患有交感型颈椎病。”

他似乎还能说出一大堆不健康的习惯,却被面试官一句话堵住:

“但你没有生病,非常抱歉,不符合本公司的录用标准。”

姜病树的眼神里带着异样的亢奋,用连珠炮一样的语速陈述着自己的优势:

“我虽然还没有生病,但我会比生病的人更努力。我可以把马桶刷的比您夫人做化疗后的光头还要亮,把地板拖得就像您油腻的脸一样湿滑。”

这个冒犯的比喻,竟然没有让面试官生气。对方甚至还露出了被拍马屁的表情。

“瞧您看我时这同情的小眼神,设想一下,贵公司如果打破常规,破格录用了一个健康人,然后造势宣扬,那该能对企业形象起到怎样的帮助!”

面试官还是那副招牌式假笑,只是由于长期患病,导致他气色极差,让他看起来笑得像恐怖片里的鬼咧开了嘴。

显然为了面试成功,姜病树特意给自己化了妆。

那种食堂大妈打菜颠勺时,都会减少手抖频率的病态妆。

而面试官给自己病态的脸上涂了一层粉,让自己的脸色看着尽可能红润一点。

但即便如此,在气色上,依旧是对面的年轻人看着更健康。

他面试过太多人,一眼能够看出一个人是否身患重病。

当然,最关键的是——姜病树病孵所调查报告上,显示他没有长期的病史,这个做不得假。

“姜先生,真的很抱歉,我个人认可你的能力,但公司规定,没有两年病历的人,不予录用。”

姜病树还是带着笑容,和面试官相比,他的笑容很真诚:

“我可以接受加班,我愿意以更少工资完成更多内容,带头内卷。”

“我会在别人试图休息的时候,用道德绑架和心灵鸡汤,让他们继续工作,将狼性当做我的人性,成为老板用来宣扬福报的正面例子,起到模范卷王作用。”

面试官一声轻叹:

“公司规定如此,哪怕你真能够把马桶擦得比我老婆化疗后的光头还亮,但……我个人同情你,可我做不了公司的主,你还是回去吧。”

面试官把姜病树的简历整理好,站起身走向姜病树,拍了拍他的肩:

“愿病魔与我们同在。去下一家吧。”

……

屏幕画面的最后,镜头就定格在了姜病树面试失败后的笑脸上。

逼仄的屋子里,电子屏幕作为唯一光源,将一男一女照出了一个轮廓。

姜病树面试的表现,被他们看在眼里,男人陈述道:

“这就是要营救的任务目标,姜病树,二十岁,无法查到他的亲人,只知道他在肺区一所孤儿院长大。”

“身体状态异常健康,心理状态也同样如此……嗯,过于乐观。”

“但并没有病变。半小时前,目标进入了病域。”

男人是光头,身材很瘦,由于个子高挑,脸颊也极为消瘦,看着像是穿了衣服的骷髅。

穿着白色病号服的他,脸色惨白的像个死人。

他的手上带着一枚红宝石戒指,宝石上刻有一个“马”字。

“前面几个进入那栋凶宅的,都已经死了。这个估计也……”

说话的女人大概十八九岁,同样穿着病号服,不过她戒指上的字是一个“兵”字。

女人面容精致,倒是看着不像有病。

只不过隐隐能够看到那些类似肉瘤一样的疙瘩,长在她脖子一侧,被宽松的病号服遮掩住。

她有些好奇,这次营救居然还要特地看一段录像:

“录像似乎表明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这个营救是不是太有仪式感了?”

男人笑了笑:

“因为他比较特殊。”

“病城的人里,就没有不生病的,的确大多人没有孵化出病魔,但不生病捱到二十岁的,你见过么?”

“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每个人都巴不得和那些奇奇怪怪的病患做朋友。某些得了病的服务行业女性,开价都是健康女性的一点七倍。”

女人很想吐槽,你还知道这些?

男人继续说道:

“就连男女相亲,都会先问对方得的是什么病,以此判断对方的病魔可能具备哪些能力。将来可能在什么岗位上工作。”

“生活中更是如此,在病魔孵化前,怎么作践身体怎么来,现在四大集团和脑区的那些高层甚至出台了‘孵化假’。”

“病魔孵化期的人可以享受产假待遇。你能想象男人和孕妇在家里一起休产假的情景么?”

“再说就业,虽然所有企业都明白,有病和有病魔是两码事,但哪怕是最基层的岗位,都会优先招收病患,进一步挤压健康人的生存空间。”

“这一切都说明了什么,你应该很清楚。”

女人点点头,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得病的人可比健康的人有人权多了。

脑区决策者们的政策,也趋向于“举世皆病”的方向。

为的就是能够尽可能培养出病魔拥有者。

所以她也渐渐反应过来:

“病魔的存在,导致没有人不想生病,虽然病纪元后,人类的免疫功能越来越强大,但只要想生病,总归能生病。”

男人点点头:

“是的,可姜病树是个例外——他没有病。”

“从‘士’发来任务后,我已经观察了他很久,他不是没有病魔,是没有病。”

“他的生活作息非常不规律,饮食,运动,睡眠,种种行为习惯,全部都非常反人类。”

“这样的人,十个里有十个会得病,甚至会因为过于不正常,而导致病魔无法孵化。”

“简单来说……他为了得病有些用力过猛。可孵化病魔,需要一个温和的过程。”

“但即便如此,他身体也没有任何病变的特征。据孤儿院反馈,他从小到大,连一次感冒都没有患过。”

“别的小孩因为易病体质而被人领养,他则因为始终无法患病而被院里的人嫌弃。”

“可以说,所有能够自然生病的糟糕生活方式,姜病树都有尝试并且保持着,但病孵所里,他的各项数值始终是健康范畴。”

自然生病,这是一个病纪元后才有的概念。

在人们发现生病可以孵化病魔后,自然也有不少人想到了通过现代医学的技术来“人工患病”。

但后来人们发现,仿佛病魔的孵化有着某种无法解释的判定一样——

凡是有“人为干预”痕迹的,这些人都无法孵化病魔。

即便有孵化的,也是因为一些非人为干预结果下的其他病种。

明明在医学上的表现,都是感染病毒,二者也没有任何症状差别,甚至没有本质上的差别。

能够孕育病魔的,只有那些因为生活习惯导致患病的“自然患病者”。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数据表明,除了极少数人可以在重病环境下孵化病魔,绝大多数人只能在病情非常薄弱的时候孵化。

因此病城有专门的机构——病孵所。

里面的致病师,主要职责就是提供一些足以导致人生病的生活习惯建议,以及帮助病人稳住病情,控制在一个适合病魔孵化的范畴。

男人又说道:

“医学上来说,这个世界没有绝对健康。”

“健康,是身体血液乃至细胞体液的种种数值在某个正常范围内,这个正常范围,是人类不断不断通过观察对比得出,这些数值具有时代上的局限性,医学上也一直在修正这些数值。”

“而姜病树的身体……”

男人稍作停顿:

“在肺区二十五号病孵所的记录里,他是各项指标最为健康的,简直就是……只有理想模式下才能达到的状态。”

“简单来说,他健康得仿佛健康这个概念本身。”

女人隐隐有些明白了这个少年的特殊,她有些怀疑:

“怎么你好像是很了解他?他是怎么进入病域的?”

“因为始终没有生病,没有公司愿意用他,但士认为,姜病树具备某种资质,也许能够成为我们的同事。”

男人看了看表,又说道:

“所以这是一场营救,也是一场面试。进入那间凶宅,成功撑到我们去救援,便算他面试合格。”

女人先是一愣,随即怒道:

“白痴吗你?你让一个普通人,前往那种地方参加面试?”

假如姜病树不是自己误入凶宅,而是被组织诱导进入,那对方如果出事了,就不能叫意外死亡,而是谋杀。

男人没有解释原因,目光从腕表上离开:

“时间快到了,你该去凶宅里看看了。正常来说,姜病树该是死了,但说不定,他会带来惊喜哟。”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