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夜与帅

听书 - 病名不朽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脑区。禁区。

未知的阴暗空间里,淡蓝色的灯光将这里照的像深海。

在这样的“深海”里,有着许多球状的容器。

每一个容器里都装有没有任何毛发的“人”,浸泡在29度的液体里。

他们就像是艺术家的石雕一样,全身光滑,洁净。

他们或许是人类,又或许不是。

在病态到了极致的异盟总部里,这种全身光滑,脑部却连着未知管状物的“人”,很多很多。

也许曾经是人,但很难说经过异盟的种种实验后,是否还能称之为人。

淡蓝色灯光照耀下,让容器里的生物看着无比诡异。

忽然间,位于最中心容器里的“人”睁开了双眼。

连接着他脑部的管状物,发出刺眼的红光,像是烧红的热铁。

同一时间——

脑区神经城内,象征着异盟明面意义上总部的代达罗斯大厦。

高层的大楼里,一众穿着白袍,戴着类似击剑运动员头盔面具的指挥者们,从屏幕里得到了终端“脑”的情报。

这是一个惊人的情报。

为首的之人白袍抖动,怒道:

“怎么可能忽然团灭?那可是诡病部队二分队,就算没有四猛将带队,那也是绝对的精锐!”

诡病部队,血缘组,库罗斯之眼,泪眼蔷薇。

这是四大集团明面上的王牌精锐部队。

这的确不是藏匿在最深处的根基力量,但要说这个病城,能够击杀这些部队干部成员的,非常少见。

而且正因为是一张明牌,是给病城的群众,给另外三家看的,这几只部队确实做到了只招募精锐。

只有拥有病魔,且病魔能力是能发挥作用的人,才可以加入这些部队。

“徐曼羽明明已经被拖住……病城里还有谁能够做到这一点?”

“不止是我们,除了泪眼蔷薇,其余两家也遭受重创。但即便是泪眼蔷薇,那些女人短时间也无法作战。”

“但最可怕的是,这可能同一人做的,‘脑’的分析是……极有可能各家战力的溃败,都是因为同一个人。”

几个白袍几乎一人一句的说着,每个人都对“脑”传来的信息赶到惊讶。

四大集团为了得到小女孩,派遣了大量部队。

但这些部队里,各家最精锐的几只,不是被徐曼羽困住了,就是被一个神秘人截杀了。

被灭杀的精锐们,甚至都来不及发送消息。

以至于得到战败消息的脑区高层,一时间难以接受。

他们自然还有大量战力可以源源不断输入花雾区。

但此时不得不忌惮花雾区,还有一个实力强大的存在。

以至于他们开始商讨,是否要唤醒那一批t1级战力。

……

……

工业区。

强碾压弱的战斗有很多种。

有强者雷霆万钧大开大合,如风卷残云一般,解决对手。

比如兵与卒之战。

但也有强者的战斗,悄无声息,随风入夜,于无声中结束战斗。

击杀敌人,对他来说仿佛行走与呼吸,仿佛在安静的小巷里,面带微笑的穿行。

他缓缓穿过小巷,要去见自己的部下,要去看一眼街坊邻居们都害怕的生人。

当他闲庭信步的走完了满是花雾的“小巷”后。

所有的敌人,在无声无息之中倒地。

在秦观棋的身后,是歪七竖八,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躯体。

不仅仅是此处,为了防止部下过早被四大集团注意到,为了延缓部下注定到来的危机……

他还去了别处。

就在所有人被花雾隔绝视线时,就在柳冰与黑棋组激战,在徐曼羽一己之力拖住黑棋组与四大集团之时。

这片工业区通往心区,肝区,肺区,肾区的各个方向里……不断有人倒地。

四大集团派遣来工业区,争夺心愿花女孩的第一批战力——

无论强弱,全部被击溃。

就像是死神手里的镰刀,忽然隐去了踪迹,悄无声息的划过所有人的咽喉。

当看到秦观棋身影的时候,花雾区里,意识清醒的人已然不多。

这个看似温柔的主帅,在战斗中却毫不手软。

但当他出现在姜病树视野里时,他已经恢复成那个仁慈温柔的主帅。

秦观棋看了一眼重伤不起,肌肉失衡极为严重的柳冰。

他微微皱眉。

下一秒,他的身影穿过了黑将支撑起的结界。

直接出现在了柳冰的身旁。

原本柳冰身手的肌肉在不断生长,但当秦观棋出现后,生长停滞,反而开始缓缓萎缩。

到如今,秦观棋来到了她身边时,这种萎缩就更快了。

确保柳冰没有生命危险之后,秦观棋眼里有几分歉意。

他很清楚,黑棋组如果带走姜病树,绝对不会杀死姜病树。

黑棋组也知晓了姜病树的特殊。

所以第一步,他没有选择直接解决黑棋组,而是将有可能出现的四大集团先头部队,以一己之力全部解决。

因为无法确定在带着姜病树一起面对四大集团,会不会出现纰漏。

比如异盟里特殊存在——

脑。

“脑”是一个可怕的怪物,险些为过去的棋组织带来灭顶之灾。

姜病树如今不足以引起“脑”的重视。

但如果自己在姜病树旁边,很有可能引发“脑”的关联猜想。

所以这场战斗的解决顺序,一定是名声在外的车姐,吸引主要火力,拖住大部队。

自己解决周边部队。

同时柳冰负责拖住黑棋组。

至于包子,他面对的是一个“真黑棋”,被困在心区立交桥,并不意外,只要能够得到黑炮的情报,成功脱身,就算完成任务。

那枚黑炮的能力很复杂,将来说不定会造成更恶劣的影响,提早知晓便可以提早布局。

所以几个人的任务里,柳冰的任务不是最重的,但确实……完全超出了她能承受的负荷。

秦观棋缓缓站起身。

将帅对决,并无悬念。

因为这并非是真正的将。

自打秦观棋出现,将就很清楚,今天的一切都落空了。

可他并非没有准备。

“没想到连你都会出动。”

秦观棋当然无法开口,他不怎么在意将,反倒是对姜病树报以微笑。

这笑容极大的鼓舞了姜病树,顿感柳暗花明,看到了希望。

秦观棋确定姜病树没事后,仍然没有看向将。

他看向了紫浣。

“大哥哥,买花吗?我的花可以救……”

紫浣忽然沉默。

因为秦观棋比了一个嘘声的手势。

这一瞬间,紫浣看到了诡异的事情。

身为s级病魔的拥有者,她第一次感觉到了被人扼住咽喉的窒息感。

这种窒息感,不是物理意义上的窒息,而是她发现,自己和病魔的感应……断了。

漫天的紫色花雾,正在缓缓变淡。

姜病树瞪大眼睛。

忽然想到了闻圣人,在冰冰姐的说法里,闻圣人当初镇压千鬼,让百病称臣……他一直在好奇,那是什么能力。

但此时他隐隐感觉到,或许主帅的能力就和圣人的能力类似?

他明显感觉到,周围所有与病有关的东西——都在变弱。

黑将叹道:

“我就这么不入你的眼么?不过也是,当你出现的时候,这场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心愿花引发的风波,看来只能到此为止。”

秦观棋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

到了此时,那四个被拼接的,仿佛铁铸的风林火山,已经再度化为一堆腐肉。

而黑将的身体越发的僵硬。

因为他的身体,出现了腐朽的尘埃。

他早已死去,却仿佛在以死的状态,迎来又一次死亡。

秦观棋的手势不断变化,这是在用手语。

只是姜病树看不懂。

可将却能懂:

“被你认出来了,今天的任务失败了,但见到你会出来,也算值得了。”

“至少这证明了一点,姜病树,真的很有价值。”

姜病树听得云里雾里。

秦观棋用手语回复了一句后,温柔的眼里涌现出了杀意。

“要杀我么?你的能力的确可以做到,可你不会认为,我这么了解你,却不会连一点准备都没有吧?”

秦观棋的手轻轻一拂。

就像月华照在树上一般静谧,但下一秒,将的头颅已经脱离了躯体。

在头颅与脖颈间的是灰色的尘埃。

与风林火山不同,风林火山褪去那层铁铸之后,变回了人类的血肉之躯。

但将的带着腐朽的气息,身体仿佛是被污泥秽土所填满。

最可怕的是,那颗头颅在空中狞笑着:

“如果是徐曼羽,会异常麻烦,但来的人是你,你的弱点太明显了。”

明明头颅与躯体已经分离……但头颅在空中可以说话,躯体也在“分头行动”。

当天空中的头颅话音落下时,无头之躯的手里,忽然多出了巴掌大的沙漏。

将的头颅笑道:

“你只能在白天行动,秦观棋。你的能力可以压制病魔,但又如何压制病器?”

无头的躯体将手中的沙漏倒转。

这一瞬间,小范围的区域里,天色肉眼可见的变暗!

姜病树看着那颗沙漏,脑海里忽然涌现出了姜小声的声音。

【颠时沙漏。效果是能够在短时间小范围内造成昼夜颠倒效果,持续效力三十分钟。

获病感言:我的主人是个白天睡觉晚上工作的厂工,他没有错,错的是这个让人昼夜颠倒着被压榨的世界,所以我决定……帮他校正一下昼夜。

出自B级病域,后浪工厂。】

“什么鬼?获病感言?”

姜小声的离谱话音让姜病树有点懵,随后便听到了姜小声的解释。

很长很细致的解释。

【我只是感应到了物品的独白,这就是病器,你可以理解为被病变的器物,它们通常会出现病域里。

并且只有生前的主人存在某种严重病态的行为,才有极低概率会导致器物病变。

这沙漏的主人,是一个夜班党昼夜颠倒的人,这种病态的作息,为它成为病器埋下了种子。

这颗种子,直到它所在的环境成为了病域,才开始发芽。

另外,器物发生病变,成为病器时会依附一段“思想”。你也可以理解为,病器有自己的性格。

每一个病器,都会有一段特殊的获病感言。可以凭借此来推断病器的个性,以及出处。将来或许在病城外,你会经历这些区域。

它们是死物,但如果性格与它们契合,发挥的效力会超越正常状态。

另外……这是你的天赋。其他人只会在接触病器时感受到病器的能力,但不会看到获病感言。】

这不就是我能看见病器内心面?能聆听万物之声?

这是好事情。姜病树还是第一次看到病器。

按照将的说法,病器存在于病城之外。

但目前看来,病器可以被带入病城里。

至于B级病域,姜病树不知道那是什么鬼,但目前为止,似乎他还没有遇到被姜小声评级的病域。

可见即便上次遇到的地铁病域,或者更早的别墅病域,跟城外的病域相比,都是小巫见大巫。

姜病树皱起眉头。

他记得棋组织里的人提过主帅,主帅自从去了病城外,就染上了另外一种怪病。

嗜睡。

入夜之前,必定会找个地方去睡觉。

曾经主帅感叹过:

“白天越来越短了。”

这句话或许意味着这个病的病症越来越重了。

就好像一场球赛分为上半场与下半场,这个最为完美的主帅,因为病的缘故,他只能出席上半场。

他必须要在白天,就将一切事情解决掉。

可谁也没有想到,如此重要的情报,黑棋组居然会知道,并且还找到了可以逆转昼夜的病器。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颠倒昼夜,而并非让一个区域变得黑暗不可见。

尽管姜病树没有任何感觉,但“夜”独有的气息,已经让秦观开始困乏。

这可以说是把主帅克制的死死的。

“将方才的话语,似乎和主帅认识……”

“看来黑棋组和棋组织的关系真的不简单。”

“糟糕……这下该怎么办?”

一小片天地里,夜幕骤然降临。

秦观棋只感觉到眼皮无限沉重。但他面上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

他淡淡的朝着姜病树点点头。即便夜幕让他感觉到困乏无限增加,但他仍旧能展现出“一切安心,万事有我”的从容。

在困意即将让他彻底失去意识前,秦观棋强压脑海里的困倦,计算着自己的剩余时间。

只要彻底困倦之前,毁掉病器便好。

哪怕只有一秒钟,也足以杀死对手。

秦观棋身影一动,在如此困倦的情况下,他仍然显得又轻又迅疾!

将却在这个时候,将病器“颠时沙漏”扔向了另一方。

同一时间,将本已落地的头颅……忽然间高速移动,朝着一个目标弹射而去。

那个目标正是紫浣!

秦观棋必须做出抉择。

是去摧毁病器,解除昼夜的限制。

还是瞬间赶去拯救小女孩。

这便是将最后的举动。

他知道,在这样的距离下,就算自己找到了秦观棋的死穴,秦观棋也能在陷入困倦之前的短暂时间里……

力挽狂澜。

这场棋局并不对等。现在的黑棋组,根本无法与棋组织抗衡。

但黑棋组的神秘面纱依旧没有解开,而将在这场战斗里,也并非没有占到秦观棋半点便宜。

此时此刻,他在死亡之前,就给秦观棋来了一个选择题。

秦观棋的身影并无犹疑。

陷入困倦之中,姜病树与小女孩都保不住。

如果选择毁掉病器,那么牺牲的便只有小女孩一个。

温柔却不寡断,将带来的选择题,秦观棋只在瞬间便有决断!

紫浣看着那颗疾驰而来,如炮弹一般的“头颅”,脸上的笑容越发古怪了些。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