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大夏第一权贵

听书 - 大夏文圣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大概是真的穿越了——”

大夏京都,镇国公府,万象园内,花团锦簇。

顾锦年出神地看着不远处的湖面,眼神当中充满着感慨与无奈。

他是一名穿越者,前世是一名影视剧编剧,拥有极高的专业知识,收入不菲,而且长相也不差,算得上是年少多金。

可没想到,穿越这种事情,有一天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

不过万幸的是自己运气不错,不至于像那些网文小说那般,开局惨兮兮。

不是废柴就是什么养马少年,而是权贵。

是大夏真正的超级权贵。

顾锦年都已经想好了以后怎么介绍了。

站在你面前的人,是大夏临阳侯长子,镇国公长孙,母亲宁月公主,舅舅大夏皇帝,二叔神机营总兵在关外,三叔玄武军参将也在关外,四叔左翼将军还在关外,五叔刑部左侍郎,未来的刑部尚书,六叔悬灯司副指挥使。

说完上一代的,说一下同辈的。

自己有三个堂姐,一个堂妹。

大堂姐冠军侯正室,二堂姐青州剑仙关门徒弟,三堂姐玲珑仙宫大师姐,小堂妹就有点拉胯了,清微仙宗圣女。

至于表亲就算了,不是公主就是皇子,也不值一提。

而,这就是自己的身份。

仙道王朝、江湖庙堂,统统都有关系。

号称一句,大夏第一权贵,也不足为过。

最最最最绝了的是。

自己是顾家三代目前唯一的独苗男丁。

是的,唯一的男丁独苗。

也正是因为如此,整个大夏王朝,除了太子之外,没有人敢跟自己嚣张。

当然,如果有必要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在太子面前叫嚣一下,只不过都是同辈。

也就没必要在太子面前嚣张,但在太孙面前嚣张一下还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如此显赫辉煌的身份,让顾锦年实在是有些发懵。

说实话,看多了网络小说,顾锦年下意识产生怀疑,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成了反派。

主要是这身份妥妥的大反派模版啊。

要知道,大夏王朝乃是东荒境内三大王朝之一,国力强盛,武德充沛,传闻当中大夏太祖更是得到一件神物,可使大夏王朝万世不朽。

虽然这很有可能是吹嘘的,毕竟纵观历史,哪个皇帝不给自己吹一波?

只不过,顾锦年露出无奈之色,主要还是一下子无法接受。

他是半个月前穿越而来的。

作为一个正常人,肯定无法接受穿越这种事情,即便身份这么崇高,可这个世界对自己来说,还是太陌生了。

不仅仅陌生,更主要的是不习惯,没有电脑手机,在这种科技落后时代,真的没有一点意思。

非要说的话,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身为国公之孙,又是顾家三代独苗,别看自己才十五岁半,家里已经开始张罗帮自己选妻了。

据说每个都貌美如花,亭亭玉立。

这是唯一的好消息,至少以后不需要祖传手艺了,而且娶他娘个七八个媳妇,这日子想想都美滋滋。

想到这里,顾锦年不由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然而,就在这一刻。

一道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

显得咋咋呼呼。

“他娘的,谁敢欺负我侄儿?”

“活腻歪了?”

“我才刚出去一趟,就有人敢欺负我侄儿?”

“嫌自己有九个脑袋?”

声音响起,显得无比粗鄙,但循声而去,是一个清秀男子,穿着一袭黑衣,杀气腾腾,眉宇当中凝聚着一股势,常居高位者才能凝聚出来的势,可以称之为官威。

这是顾锦年的六叔,顾宁涯二十七岁,是顾家曾经的族宠。

现在不是了,因为有了顾锦年。

但顾宁涯并不难受,反而喜欢这种长大成人的感觉,毕竟顾锦年没出生之前,全家人都把他当做小孩子来看。

后来顾锦年出生了,顾宁涯解脱了,而且还百般宠溺自己,无论自己犯什么错,都会选择性包庇。

根据脑海当中的记忆,这位六叔还真是一把屎一把尿把自己带大,感情很深厚。

哪怕是穿越过来,顾锦年也感觉得到一种发自内心的亲切感袭来。

“锦年,你没受伤吧?”

很快,顾宁涯出现在顾锦年面前,清秀的面容上满是关心,甚至直接上手开始检查,看看身上有没有什么伤势。

“六叔,没事,没事,已经养了半个月了,天天吃丹药,再大的病都治好了。”

面对这六叔这般关心,顾锦年虽然十分感动,但还是连忙制止。

特喵的,毕竟是自己六叔,又不是自己堂姐,摸来摸去成何体统?

看到顾锦年生龙活虎,顾宁涯也就稍稍松了口气。

但很快,他面容上不由露出煞气。

“推你下水的是礼部尚书女儿对吧?”

顾宁涯开口,询问顾锦年。

“恩。”

顾锦年点了点头。

他是半个月前穿越而来的,穿越来的时候,处于极度虚弱状态。

因为在此之前,被人推下水,掉进湖中,差点没命。

实际上已经没命了,不然自己也穿越不了。

“呵,礼部尚书当真是嫌命长啊。”

“锦年,你在这里等六叔,六叔去去就回。”

顾宁涯开口,说完这话,便要冲出家门,去找礼部尚书算账。

“别了。”

“六叔,礼部尚书当天就过来请罪了,他女儿也被教训了一顿,而且我不是没事了吗。”

“没必要继续针对下去,得饶人处且饶人。”

“再说了,事情好像也不完全是别人的错。”

顾锦年出声道。

对方好歹也是礼部尚书,顾家虽然权势滔天,但说到底终究是下一代的玩闹,人家请罪了也就差不多。

如果自己死了,礼部尚书就麻烦了,可自己活下来了,也没什么大碍,就没必要闹下去。

真闹下去了,岂不是有一种一手遮天的味道?

妥妥的反派?

堂堂礼部尚书,六部之一,比不过国公是自然,可礼部尚书是谁?是皇帝的臣子,大夏的顶梁柱之一,就因为这种事情把人家搞没了,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地位越高,权力越大,有时候还是得小心一点。

当然了,如果是同辈之间争斗,顾锦年可以去找回场子,但动用上一辈的关系,会招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顾锦年看得清楚,不然的话,还需要等顾宁涯来骂街?

而且最关键的是,顾锦年自己也忘了,到底是什么原因被推下水的,记得不是很清楚。

唯一的记忆就是,好像发生了什么口角之争,外面也传了一些风言风语,说是自己看人家礼部尚书女儿亭亭玉立,所以就出言不逊,说了些不该说的话。

被人家推下水中。

当然,具体详情,顾锦年不知道,因为这段记忆没了。

只不过,让顾锦年好奇的是,仅仅只是落水,怎么一下子重病?

这明显就不符合情理。

但具体是怎么回事,顾锦年真不清楚,这段时间记忆还没有彻底融合完全,以前的事情倒是记得一清二楚。

落水之前的记忆,一片空白。

“管他谁对谁错,欺负你就是不行。”

“不过也对,发生了这事,老爷子和你爹都没有说什么,估计也不想闹大。”

“但这口气,你咽的下,你叔我咽不下。”

“最近叔也一直在调查建德余孽,朝中有人一直在跟建德余孽联系,估计还没死心。”

“这要是牵扯到了礼部尚书,这口气叔帮你出了。”

顾宁涯缓缓开口,为这事盘算着。

但这话要是传到朝中,估计会引来轩然大波。

建德,是大夏第二位皇帝,也就是如今圣上的侄子,被推翻皇位后,生死未卜,民间都传闻,建德皇帝已经逃出皇宫,准备推翻回去。

如今永盛十二年,这位建德皇帝到现在还没露过面,但的的确确有不少余孽出没。

要么就是搞刺杀,要么就是打着旗号招兵买马,总而言之,这的的确确是一个不安分因素。

朝中百官,也的确不敢牵扯,这可是圣上最忌讳的事情,谁碰谁死。

六叔是悬灯司的人,本身的职责就是缉拿调查,真要被他发现点什么,这个礼部尚书想死都是难事。

听到这里,顾锦年没什么劝说了。

牵扯到朝堂的事情,与他无关。

“六叔,你这段时间去哪里了?”

顾锦年没有继续聊这个话题,而是换了个话题。

“调查御前密事,这个你就别问了,怕你乱说出去。”

“对了,还有个事,六叔问你,你好好想想,三月十二,就是你落水那天,有没有发现什么奇特的事情。”

顾宁涯询问道。

“奇特的事?”

“什么事?”

顾锦年压根就不记得。

“京都内出现异象,白虹贯日,这不是什么好事,监天司的挂算结果,朝堂可能要出一位奸臣。”

“这段时间,京都内忙里忙外,所有人都夹着尾巴,估计是因为这个,老爷子没有闹,不然按他的脾气,礼部尚书真没什么好日子过。”

顾宁涯回答道。

白虹贯日?

顾锦年有些好奇,但很快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不记得了,六叔,你这事问我有啥用啊?”

他仔细想了想,还是没有任何印象。

“倒也不是随便问你,这白虹贯日最后消失的地方,就在文心书斋,你读书的地方不就在哪里,所以六叔过来问问,看看你有没有什么印象。”

顾宁涯回答道。

“文心书斋?”

“白虹贯日?”

顾锦年皱着眉头,开始认真回忆。

刹那间,一束白光在自己脑中闪过,破碎的记忆,正在一点一点重组。

只是回忆着回忆着,顾锦年脑袋有些疼了。

刹那间,剧烈的疼痛,让顾锦年皱紧眉头。

很快,这种头疼感越来越强,越来越强。

“嘶。”

“六叔,我头疼。”

顾锦年下意识抓紧顾宁涯的衣袖,后者当下慌了。

“锦年,你别吓我啊。”

“锦年,你怎么会好端端头疼?”

“锦年,来人,传御医。”

顾宁涯的声音逐渐慌张,而顾锦年却昏了过去。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