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帝骑之诸天降临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初阳穿过精致、透明的窗户,将晨光洒在周易尘略显清秀的脸庞上,较为英俊的脸颊上,散发出一种很阳光的感觉。

但是,与这副清秀、英俊脸颊及不符合的是,下面的嘴角上挂着一抹晶莹的液体。

周易尘,万千人中很普通的一员,年方二十一岁,现居国内最有钱的天海市。

虽然生活的地方很有钱,但他自己只够勉强一人温饱,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怎么昨晚又做那个诡异的梦了!”周易尘揉了揉舍不得张开的双眼,擦掉嘴角的口水,嘟囔着自语道。

从半个月前开始,他就一直再做一个诡异的梦。

梦中,一个穿着白色裙子少女,凄惨兮兮的站在被裂火焚烧的大地上,看着他,一双清澈、不加丝毫杂质的眼眸,露出失望、痛心的目光。

而他自己,内心充满了内疚与痛苦。

“叮铃铃~”

闹铃突然震动起来。

周易尘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闹铃。

下一秒,整个人“条件反射似的,砰”一下从床上蹦起。

“我滴妈呀,要迟到了!”

想起公司里那位年纪不大,却冷的像座冰山一样的女总裁,周易尘就控制不住打的哆嗦。

今天周一,刚好是她查岗的日子,要是被发现迟到的话,周易尘敢保证,绝对会被拉出来当典型,当着全公司的面,带着感情色彩给所有员工朗读迟到感言。

简单用清水搓了搓脸,周易尘立刻打开房门飞一般的冲到楼底,推出他那辆从二手车市场淘来的摩托车,钥匙一插,油门一加,发出“阵阵”刺耳的噪音,消失在大门的外面。

身后,上百人同时打开窗户的咒骂起来,简直就跟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似的。

“俺木扫尾了!”

周易尘没有丝毫内疚,反而一绝骑尘,飞一般的穿插在车来车往的马路上,每次都赶在即将撞上的时候,以高超的车技扭转过去。

“刺啦”

刺耳的急刹声响起,无数司机把头伸出窗外,朝着周易尘快要消失的身影,吐槽咒骂。

“尼玛,骑那么快,急得的去投胎啊!”

“槽,傻逼,骑那么快,不怕撞死啊!”

“靠,这是哪来的疯子!”

“.......”

“实在不好意思啦,各位亲们,主要是我快迟到了!”

周易尘招了招手,带着些许歉朝后喊到。

一路火花带闪电,宛如菜刀砍电线。

疯狂飙骑了十来分钟后,周易尘总算是在最后几分钟赶到公司楼底下。

“呼~总算是赶上了!”

看了眼刚好走到八点二十五的手表,周易尘那颗提到嗓子眼的心,算是放了下去。

之前那股拼命三郎的狠劲没白费,否则,绝壁迟到。

想想这一路不要命的狂奔,周易尘心有余悸,商场果然如战场,连赶个时间都如此费劲,真希望有一天能摆脱这种生活,走向另一条人生道路。

胡思乱想了一会后,周易尘便来到一处能照出人样的玻璃面前,整理了下凌乱的西服,摆正了因为一路狂奔而导致变乱的发型,才美滋滋的朝着大厦里面走去。

现在是八点二十七分,只要赶在八点三十前到进入大厦,打卡成功,今天就不算迟到。

想想自己不用再忐忑不安的面对那位冰冷的即使隔着三丈远也能感受到寒意的女强人,周易尘就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时间向前跨过一分钟。

就在周易尘将要迈进公司大门的那一刻,一道白色的身影忽然从他眼角旁边掠过。

本已经快要进入公司的周易尘,瞬间瞪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停下朝那边看去。

“见鬼~”

“这怎么可能?”

“梦.....梦中人居.....居然出现在眼前了?”

他看着那道从他面前一闪而过,随着人流消失在茫茫人海中的白色身影,感到非常的吃惊。

“这....这是真的吗?”揉了揉眼,周易尘有些不敢相信刚才所见的一幕是真的。

但是,真的就是真的,不管他怎么否认,都改变不了。

那道身影,周易尘非常熟悉。甚至,什么都能忘记,就唯独那道身影忘不了。

毕竟她是......梦中人!

一个反反复复出现在他梦中,长达半个多月的少女。

周易尘迷茫了,怀疑他是不是还没睡醒!

“喂,发什么呆呢你!”

突然响起的叫喊声从身后传来。

迷茫的周易尘立马清醒过来。

“李秘书,你怎么下来了?”

看着来人,周易尘一脸吃惊。

这位是他口中,那个冰冷到即使隔着三丈远,也能被她身上的寒气刺伤的总裁秘书,李婉儿。

“哼~总裁让我下来通知你,你已经迟到了二十分钟了,按照公司规定,扣除本月奖金,返款五百,然后立刻马上去写检查,赶在中午十二点之前,当着公司所有股东、高管的面,好好自我检讨一番!”

“你说什么?我迟到了二十分钟?”周易尘没有听清后面的话,而是被前面那段话震惊的下巴都差点掉到地上。

他清楚的记得,刚才明明还有两分钟来着啊!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过去了二十分钟?

“你是不是耳朵有毛病啊?我来到你身后站都站了有十分钟了!”李婉儿冷哼道,看着周易尘,尤其是他那身皱的跟老人眉头一样的西服,更是控制不住鄙视起来。

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没有时间观念也就罢了,穿衣竟然也是如此的随便,邋里邋遢,一点也不注意个人卫生,一看就知道是个难成大器的屌丝。

“你说你站在我身后十分钟了?”

周易尘仍于震惊中,否则也不会连李秘书眼中的鄙视也没注意到。

“对!”李婉儿很是嫌弃说到,她对这种本身一无所有,文化能力低,还整天还不思进取的男人,是打心眼里瞧不上。

“这不可能,我明明.....明明只在这里停留几秒钟!”

“我管你是几秒钟还是几十分钟,反正总裁的话,我已经传达完毕,接下来就是你自己的事了。”

“对了,你这人有病,刚刚站在这里发了半天的楞不知道看什么,我个人建议你,还是赶紧找家医院去看看,免得哪天一不小心传染给了全公司的人!”

留下这句话后,李婉儿直接扭头离去。

如果不是因为总裁今天查岗,无意中逮住了迟到的周易尘,让她下来传个话,她李婉儿根不可能费这么多话他。

在她眼里,她李婉儿和周易尘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呸,狗眼看人低的家伙。”

狠狠的啐了一口,发泄掉心中的闷气后,周易尘这才生无可恋的上了楼。

整个一早上,他都是在忐忑不安中度过。

好不容易挨到中午了,这才提心吊胆的捧着较劲脑汁,才写出来的一千字检讨,抬着仿佛注了铅的腿,一步一步朝公司会议室艰难走去。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周易尘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控制不住的朝楼顶走去。

“卧槽.....这....这特么中邪了?”

........

“周易尘还没来吗?”

坐在总裁位置上,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冰冷气息的冰山总裁穆星雪,抬起手腕上的江诗丹顿手表,看了一眼,冷声道:“都十二点零五分了,还没出现,早上你通知了没有?”

“通……通知了,应该是在来路上!”李婉儿莫名的有些惧怕。

如果放在平常,她肯定不会这般惧怕眼前这位总裁,可今天不知怎么了,会议室里的气氛很不对劲,空气中时刻飘散着一股压抑的感觉,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找,打电话也好,亲自去找也好,总之,五分钟之内,必须让他出现在我面前!”

穆星雪宛如古代的女皇般,话里充斥着让人无法拒绝的命令。

“明....明白!”李婉儿吓得连忙退去,关上门的那一刻,心里恨死周易尘了。

“该死的周易尘,你给我等着,看我以后怎么给你小鞋穿!”

……

大厦顶层,周易尘来到这以后,那种被操控的感觉才消失不见,恢复了自由。

然而,让他震惊的是,那个之前从他眼角一闪而过,连续半个月出现在他梦中的少女,此时此刻,就俏皮的坐在护栏上,眨着清如天池般的眼眸,轻轻打量他。

“你是谁?”周易尘警惕的看向她,脑海里构思着各种逃跑的可能性。

“先知!”少女开口说道,嗓音如天籁之音般,听的人舒雅愉悦。

“为什么找我?”

“你想拯救世界吗?”

“啥?拯救世界?”

周易尘懵逼住了。

“我知道,这话听起来有些天方夜谭,但事实上,的确如此,你所在的这个世界,在不会的将来,会面临前所有未有的灾难。”

“到那时,不光人类,整个地球都会因为这场灾难从宇宙中抹去!”

“想要阻止这场灾难,唯一的办法就是你!”

少女指着周易尘,表情很“严肃”,不像在开玩笑。

稍微有点有相信她的周易尘,瞪大眼睛,认真问道:“你觉的我凭我这样,普普通通,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能做到吗?”

少女微微一笑,并不意外,反而耐下心说道:“当然不行,不过我可以给你指条明路!”

“什么路?”

周易尘疑惑的看向先知少女,两人四目相对。

“旅行!”

“啥?”

“只要你接受了这股力量,你就可以穿梭到其它世界,赶在灾难降临之前,经行历练,获得更多更强的能力!”

少女先知伸出双手对着虚空一抓,一台表面为银白色,形状与相机相似的东西,被她从虚空中拿了出来。

“这....这是?”周易尘再度吃惊,看着面前的东西,满脑子的不可思议:“假面骑士帝骑的腰带?”

“宾果,回答正确!”

少女将帝骑的腰带递给周易尘,自己却飞到空中,对着还愣在原地周易尘回眸一笑。

看着捧在手里,能感受到重量的帝骑驱动器,周易尘一时半会有点反应不过来。

“记住,你的时间还有三分钟,三分钟一到,你就会自动离开这个世界!”

“离开这个世界?去哪?”周易尘反应过来,但先知少女已经消失了。

是幻觉吗?

周易尘喃喃了一下,依然有点不敢相信。

毕竟这种事,太玄幻了。

可是,手中的物体却是真实存在的,看着印刻在类似于镜片物体四周,代表九个骑士的标志,周易尘明白到,这不是幻觉。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