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诡异复苏我吃掉了一尊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日月熄灭,深邃如墨的黑暗吞没绵延无尽的大山,弥漫着阴冷的气息,不闻虫鸣,不见兽吼,压抑异常。

“噗嗤!”

忽然,伴随着一道道泥土鼓裂的细微声响,一只只腐烂的手从地面伸出,打破了寂静的黑暗,不一会,大量腐烂的尸体成群结队的破土而出,齐齐朝着某处游荡而去。

“天黑别出门,黑夜来夺魂。”

“黑夜降临,脏东西复活,祭司神像大人有令,今夜有割喉风来袭,所有人严禁外出,噤声睡觉。”

群山万壑间,一抹柔和的光亮于窒息的黑暗中亮起,撑起了一片巨大光幕,光幕内,一尊青铜雕像散发着刺眼的光芒,笼罩着周围鳞次栉比的老旧楼房,而在光幕的边缘,一只只腐尸在不断徘徊,正死死盯着一名手持锣鼓发出吆喝的白俊青年。

腐尸们的嘴角滴下涎水,对这名人类垂涎欲滴,但又像惧怕这光幕一般,不敢寸进一步,而那名白俊青年似乎直接无视了它们,只是时不时发出一道慵懒的吆喝声,为这个冷清的小镇平添了一丝生气。

“重生到这个诡异的地方十几年,沦落成敲锣的守夜人,朗仁啊朗仁,难道你真的要被困死在这个地方了吗。”白俊青年自语着叹气,望着家家户户紧闭的门窗,放下了手中的锣鼓,看向黑暗中。

光幕外,大量的腐尸徘徊着,更诡异的是,一条条黑色的触手虚影和白色眼珠在光幕上蠕动漂浮,像是黑夜长出了触手和眼睛,令人头皮发麻。

不难想象,若是没有这散发着光芒的青铜雕像,这些诡异的东西会立刻冲进小镇,吞噬一切。

不过朗仁早已习惯了这一幕,黑夜是恐怖降临的时间,什么奇怪的事情都可能发生,但只要躲在光幕内,等待至天亮后,就基本不会有什么危险。

望着这诡异的夜色,他的脑海中不由回忆起镇内文献上记载的一段话。

“在很久以前,这个世界的夜晚有着月亮和漫天繁星,深夜是人类的温柔乡,到处都是美丽的繁华霓虹----直到,诡夜降临。”

“诡异复苏了,月亮和星空不见了,这些星辰掉了下来,如同玻璃珠般嵌在大地,每当太阳落下,诡夜笼罩万物,祂是无边无际的黑暗,祂是不可理解的存在,祂是万物的变异之源。”

朗仁微微一叹,自从来到这个世界生活了十几年后,他也渐渐接受了这一切,他很清楚,这里已经不是他所熟悉的世界了,已经不能用常理来度之,连漫天星辰掉落在地都容得下,可想而知这个世界该有多庞大。

而他所生存的这个镇子被大山包围,与世隔绝,十分落后,镇外是可怕的危险区,里面到处都是变异的怪物,想要离开这里可以说是天方夜谭。

但他听说在危险区的深处,在远离大山的地方,有着繁华的都市和极其超前的科技,想到这里,朗仁不由得苦涩起来。

镇上的男性除了他纷纷都觉醒了,获得了超凡的力量,如果连觉醒都做不到,谈何离开,去看看那熟悉向往的都市?

【提示:割喉风还有三分钟降临。】

突然,一道冰冷机械的提示音在朗仁的脑海中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

【提示:割喉风----诡夜三异象中的第二异象,收割天地万物,对所有发出声音的生灵发动攻击,将其割喉斩首。】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

【一:噤声。】

【二:等死。】

听着脑海中的系统提示音,朗仁目光一凝。

又出现了,熟悉的声音。

面对这道突然出现的系统提示,他并不觉得意外,这些年这道声音时不时的出现,帮他化解过许多危机,不过更多的只是给予一些提示,暂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用处。

“罢了,该通知的也通知了,割喉风马上来了,先回去吧。”起身拎着铜锣,朗仁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开始朝一处爬满青苔的四合院宅子走去。

割喉风来临,普通人出门就是死,光听名字就知道很诡异,平日里他守个夜提防闯进来的腐尸还行,但面对这种级别的异象,无论是他还是腐尸,都只能获得身首分离的下场。

所以每当刮风下雨的时候,都是他为数不多能够放假休息的时候,有祭司青铜雕像这个守护神在,这些年来倒也没出过什么大问题。

此时,光幕外深处。

黑暗浓郁,大量的异变开始出现。

朵朵微光亮起,一颗颗五颜六色的石头开始鼓胀,长出巨大的肉苞,极速膨胀。

噗嗤!

一个肉苞率先破裂,汁液在空中飞洒的同时,一只干瘦却又长度惊人的爪子探了出来,像是生锈的机械般,一节一节的转动着,直到旋转了两周后,这只爪子以诡异的角度狠狠插进了大地中。

啵!

肉苞破碎,粗壮的四肢及身躯猛的暴涨了出来,转眼间,形成了一直三米长的爬地类怪物。

“咕噜”

诡异的是,它没有头颅,似乎正在生长,随着它的脖颈一阵鼓动,冒出一个个肉包,很快的,这个肉包破碎,形成了一个三角形的头颅,面部极度邪戾。

吼!

凄厉的嘶吼回荡,血盆大口裂到了耳根,獠牙张合间粘着唾液,开阖间,发出恐怖的音波。

猛地,它转身望向黑暗深处,似乎能够感应到小镇散发出的光芒,一阵微风吹来,它暴躁的发出嘶吼,几个跳跃间,便靠近了光幕外围,而在它的附近,齐聚着大量的同类,带着不怀好意的目光,打探着光幕。

“哗啦啦----”

不知何时,微风袭来。

树叶飘荡,整个危险区内的古树竟齐齐瑟瑟发抖,地面鼓动,一些不知道的黑暗生物缩在土面下,似想把自己埋的深一点,更深一点。

一些通体散发着光芒的怪物开始沉寂,像死物一般,不敢发出丝毫声音。

而那些变异的石怪猛地一个机灵,发出一声呜咽,像是对这道微风感到恐惧,齐齐转身逃走,消失在了黑暗当中。

一时间,整个天地寂静的可怕。

屋内。

“阿仁,你回来了。”和蔼慈祥的声音响起,一名约莫四十岁左右的妇人看着推门而入的身影,微微一笑。

点了点头,朗仁将手中的锣鼓放下,随后将门栓紧,下一秒,一阵充满香风的身影便扑了过来。

“哥。”一名妙龄少女紧紧将他抱在了怀里,眨巴着大眼睛,充满了欣喜。

笑着揉了揉她的头顶,朗仁神色温馨,眼前这两人分别是他的养母和妹妹,虽然他跟这两人没有血缘关系,但他从小便跟养母和妹妹生活在一起,在他的心目中,她们都是他的至亲。

他将食指放在唇边,示意噤声,一脸郑重道:“割喉风要来了。”

闻言,养母和妹妹神色一紧,不过倒没有露出什么太过害怕之色,反倒是看向朗仁的目光中,充满了怜惜。

自从朗仁的养父在危险区打猎失踪后,家里便失去了打猎收入的来源,而她们两个弱女子也没有什么实力,所以朗仁便成了这个家里的顶梁柱。

可惜朗仁迟迟无法觉醒,也无法加入打猎的队伍,好在他天生特殊,生来拥有稀有的守夜人血脉,从小黑暗不侵不怕这诡夜,能在平时大家熟睡的时候守夜驱散腐尸,获得一些收入补贴家用,不然她们两人根本无法在这残酷的环境中活下去。

而在所有人都安心睡觉的时候,朗仁却要忍受孤独,独自面对这可怕的诡夜,想到这里,难免不让养母和妹妹心疼。

像是感应到两人的担忧,朗仁正准备示意不用担心,只是下一秒,他却转头看向了窗外。

嗥!

突然,一道炸响猛地出现,诡异的嚎叫声毫无征兆的从四面八方响起,凄惨渗人。

守护整个小镇的光芒陡然一黯,紧接着忽明忽灭,白色的光幕像是被瞬间泼上了一层绿墨,天地间忽然只剩下一片绿色。

“呜呜呜~”

强烈的绿色狂风像是黄泉九幽中传来,发出阴森的哭泣声,吹起了绿色的大雾,万物沉寂,整个天地间只有这凄厉的声音回荡。

冰冷刺骨的寒意似乎从门缝中渗透了进来,像是凛冽的刀锋,又像是刮骨钢刀。

“喉!”

“喉!”

“喉!”

震耳欲聋的嘶吼声一道道炸响,如同敲响死亡的丧钟,整个黑夜迎来了最恐怖的狂欢。

听着这渗人的声音,望着被染成绿色的窗户,朗仁一家三人捂住嘴巴,满脸警戒。

她们知道,这个诡异的声音,不可能是活人发出来的!

万物颤抖,所有听到这道声音的生灵瑟瑟发抖,不敢发出一丝声音,似乎只要发出哪怕一点声音,只要被听到,就要被割喉!斩首!

朗仁轻轻比了个睡觉的手势,养母和妹妹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随后蹑手蹑脚的各自回屋。

将一根点燃的蜡烛放在卧室内,照亮了周围简陋却干净的环境,这场割喉风还要持续很久,现在他能做的,就是好好睡觉,保持安静,以免引来意外。

“要不,今晚就不绑着自己睡觉了,应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朗仁内心思索片刻,目光落在了床头的一根粗麻绳上,面露犹豫。

眼前这根绳子很结实,另一端连接着房梁上的风铃,平日里每当他睡觉的时候,他都会绑住自己的双脚。

因为他从小有个怪病,那便是患上了梦游症,有时候睡着后会不受控制的到处乱跑,镇上的邻居们都知道这个事,经常拿他当做茶余饭后的调侃。

以镇上的落后条件,也没个治疗的法子,兴许只有那繁华的都市里才有这个条件。

所以最后便想出了这个绑住双脚的方法,只要他一开始梦游,绳子便会扯动房梁上的风铃,可以引来养母和妹妹,及时阻止他梦游,毕竟,要是梦游时跑进镇外的危险区那就糟糕了。

而外面正刮着割喉风,朗仁并不敢用这个风铃绳绑着自己,以防弄出动静。

抿了抿嘴,保险起见,最终他还是找了一根不长不短的绳子绑住了双脚,顺便换上了睡衣,随后轻轻盖好被子,闭上了双眼沉沉睡去。

梦游症已经很久没有发作了,他也没过多放在心上,况且他还绑住了双脚,如此便万无一失了。

渐渐地,朗仁的鼻息变得徐缓,进入了梦乡。

时间飞速流逝,两个小时匆匆而过,直到窗外的声音完全消失。

而就在此时,一道冰冷机械的提示音突然回荡在朗仁的脑海当中。

【提示:割喉风离去。】

【提示:遥远的诡夜深处,传来了召唤,你的身体蠢蠢欲动,尘封的神秘力量开始复苏,你的本能即将操控你的身体。】

【提示:警告,你的本能即将操控你的身体,倒计时,三,二,一……】

下一秒,嘭!

捆绑双脚的粗麻绳应声崩碎。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