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必死的两岁幼儿,谁能救她

听书 - 国医:开局扮演神级手术大师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金秋十月。

江南市,第一医院,外科重症监护病房。

一个少白头的年轻医生翘着二郎腿,得意洋洋地打着电话。

“听说王磊又去急诊加班,他还想争院聘名额?”

“名单早出来了,咱俩都有份,王磊没戏,可能那货还不知道吧。”

“他完全不懂什么是社会,还以为会干肯干就行。这种书呆子,只配去乡卫生院岁月静好,偏偏还想跟我们争。”

“瞧你说的,狗急尚且跳墙,就不兴人家挣扎一下啊。”

“嘿嘿,有道理。”

电话两头都愉快地笑了起来。

“贾医生,5床血氧饱和度又降低了!”

护士的叫声传来,少白头赶紧挂掉电话,疾步赶到5床。

另一幢大楼,急诊外科清创室内。

王磊一手血管钳,一手持针器,娴熟地进针、打结。

没多会儿,原本龇牙咧嘴的伤口就变得平滑整齐。

“王医生,你的清创缝合做得真好。”

一边的瓜子脸小护士赞道:“你技术这么好,工作又这么积极认真,这次院聘一定能成。”

“前几天刘主任就跟我说了,没聘上。”

“啊?”小护士一愣:“怎么会呢。那你还天天加班?”

“规培即将结束,在三甲医院学习的机会不多了。”

王磊一边洗手,一边喃喃道:“再说,我喜欢看病。治好一个个病人,太有成就感了。”

小护士没听清,把伤者送出门,回身问道:“你说什么?”

“铛!”

王磊脑海内突然一声钟鸣,振聋发聩。

小护士却象是完全没有听到。

一个机械的声音响起:

“王磊热爱医学,医德高超,获得神医系统。”

“系统初步功能:透视人体器官能力,每日三次。”

“特别奖励:神级手术水平体验,仅限一次,今日有效。”

王磊眼前一花,随即震惊地发现,自己的目光透过白大褂,看到了白皙娇嫩的皮肤。

眨一眨眼,又透过皮肤看到了脂肪。

肌肉、胸膜、肺……想看哪一层,就看哪一层。

看了一圈,王磊的目光停留在小护士的右肺中叶。

那里有一个肺大泡,直径约1厘米。

“哎呀,王医生,你看什么嘛?”

王磊被她的娇嗔惊动,赶紧收回目光:“我……那个,你上周体检怎么样?”

“还行,就是右肺中叶有个肺大泡,直径1厘米,不过这也不算什么。”

竟然是真的!

巨大的惊喜涌上心头。

成为神医的理想有望实现了!

王磊惊喜的时刻,名叫贾冲的少白头正手足无措。

5床是个才两岁的幼儿,因车祸导致呼吸困难,刚刚入院。

明明胸片显示只有左侧气胸,不算什么大事,但血氧饱和度就是上不去。

正常人血氧饱和度在95以上,低于90就是呼吸衰竭,而这个患儿只有70。

心率却高达160次/分。

这咋整?

贾冲抓抓脑袋,对护士说道:“氧流量加到10L。”

“这么大?”护士一愣,已经两次加大氧流量,从4L加到8L,一点用都没有,显然这不是办法。

但医嘱必须执行,她赶紧调节流量阀。

果然,毫无用处。

“快请韩老师。”

贾冲慌了。

他是规培医生,一般情况能处理,碰到复杂问题就束手无策。

韩老师是当班的本院主治,正在处理别的病人。

急匆匆赶到后,看了一眼他就怒了:“准备气管插管!为什么不早点叫我?”

气管插管意味着病情严重,SICU(外科重症监护病房)顿时忙碌起来。

不过忙归忙,大家并不是很怕。

气管插管是对付呼吸问题的大杀器,哪怕没有自主呼吸,管一插,呼吸机一接,万事大吉。

用大白话说,就是你断气了,我也保你活着。

然而这次不行。

韩主治熟练地完成插管,接上呼吸机,血氧饱和度啪地一下,从70掉到50。

心率也很奇怪地从160掉到50。

韩主治脑门上的汗水刷地涌了出来。

摇人!

马上!

一个个电话打了出去。

请水平更高的上级医生。

请心胸外科等科室会诊。

叫规培医生、住院医生过来打下手跑腿。

这种病人,肯定需要大量人手,能干活没脾气的规培兽、住院狗多多益善。

王磊也接到了通知。

他是规培兽中出名的劳模,天天泡在医院,正是最佳打杂人。

快步赶到SICU门口,王磊一眼看到十几个衣着华贵的家属,个个焦急不安,还有个漂亮少妇低声啜泣。

一个护士正在交代病情,每说一句,那少妇就抖一抖。

患儿病情确实非常严重,所以护士交代的每句话,几乎都象在说:“你家孩子死定了!”

王磊没空多看,疾步走向员工通道大门。

刚刚打开自动门,身后沉闷地“扑通”一声,像是有人猛地跪在地上。

随即白大褂的下摆被人拉住,那少妇带着哭腔道:“医生,一定要救活我家囡囡,求求您了!”

王磊回过头来,沉声道:“一定尽力!”

也不等她回答,王磊转回头去,脚下不停,跨入门内。

少妇松开王磊的白大褂,瘫软在地。

自动门徐徐关闭,将她隔绝在外。

穿过清洁区、半污染区,刚进病房,就听到了“铛铛铛”的监护仪报警声,连绵不绝。

抬眼看去,是5床,血氧饱和度竟只有41,极度危险的数字。

好几个医生护士围着5床,走近一看,是个只有两岁左右的幼儿,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还接上了呼吸机,一副凄惨模样。

韩主治和刚刚赶到的刘副主任正在讨论,语速很快:

“做了气管插管,怎么血氧饱和度反而下降,不应该啊。”

“是不是插入太深,导致单肺通气?”

这是有可能的,气管从肺到喉呈Y形,导管插入到Y的分叉后,实际堵住了另一分叉,就会导致血氧饱和度下降。

“退出一点试试。”

两人丝毫没有在意王磊,立刻取来喉镜,开始调整。

这种时候,只有上级医生、患者本身才会引起他们关注,其他人都是空气兼工具人。

趁这个空隙,王磊拿起病历快速浏览,又低声向一边的贾冲询问病情。

贾冲勉强答了两句,不耐烦道:“问这么多有什么用,咱们就是来打杂的,还真把自己当个角色了?别影响抢救。”

“不好,又降了!”

护士的惊叫打断了贾冲的话,王磊抬眼看去,血氧饱和度跌到了30!

意味着随时会死去!

刘副主任的汗也下来了:“怎么会这样?”

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响起:“可能是胸腔闭式引流管口径太小,气管插管后正压通气,反而导致张力性气胸。”

是老主任赶到了。

贾冲如听天书,韩主治也愣了一愣,本能地问道:“有这可能?”

刘副主任比他见多识广,点点头:“主任说得对,很有可能。”

“那,换大口径引流管?”

“换!”

对于此刻风中残烛的患儿来说,这可不是小动作。

既要快,还不能出丝毫差错。

四周待命的小护士、规培兽、住院狗立刻行动起来,为上级医生做好万全的准备工作。

王磊没动,全神贯注地盯着患儿胸部,利用刚刚得到的透视能力仔细搜索。

做别的都不靠谱,只有找到根本原因,才能解决问题。

人群来来往往,王磊一根木头似的杵在那,显得有点碍事。

贾冲恼火地推了他一把:“你在干嘛?别挡路。”

王磊的心思全在患儿器官上,被贾冲推得一个趔趄,只是顺势往边上站了站,目光依旧盯着胸部。

找到了!

王磊目光一凝,左侧主支气管断裂!

误诊率高达60%的严重外伤。

死亡率更高!

手术是唯一救治办法。

这种手术争分夺秒,不容耽搁,王磊收回目光,发现刘副主任已经在剪除缝线,准备拔除引流管,立刻叫道:“刘主任,等等。”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