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9章 形势变化

听书 - 极品太子爷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丧葬。

这在古代来说,绝对是一件大事,不论是对帝王人家,还是普通人家。

很多人在死后之后,比生前还更讲究。

虽说历史上,皇帝还没死,太子就死的情况不是很常见。但按照宗庙祖律来说,太子,执掌东宫,地位其实是可以和帝王相提并论的,至少在龙炎的祖律当中,地位肯定要高过各地藩王。

帝王丧葬。

谢天尧在悲恸之下,直接发出昭告,将给太子谢方,来一次帝王丧葬。

这个消息一传出,龙炎人,心中其实是有一些戚戚然的。

为什么?

眼看谢天尧这边都快不行了,结果自己还没死,儿子先死了。先不说这件事情对谢天尧是多大的一种打击,就现在民众都可以预料到,莫非今年是龙炎的大殇之年,要接连两次帝王丧葬?

古代的人可是很迷信的。

莫非龙炎又要风雨飘摇?

莫非龙炎又要战火不断?

天意,这是天意?

整个龙炎的大地,都像是蒙上了一层浓浓的阴霾。

与此同时,谢天尧一声号令,太子国葬,举国藩王,全部进京,包括那九个节度使。这一下,全国跟着哗然起来。

藩王们,一个个都懵逼了。

全部进京?

好家伙。

龙炎得多大?疆域辽阔,人口众多,一个大州,都是几百万的人口,相当于李朝那样的一个小国了。印象中,自谢天尧登基以来,还没出现过,将所有藩王全部召唤入京的情况。即使是谢天尧生辰的时候,很多在忙的藩王,也只是派来藩王代表。

然而这一次……

所有人,都嗅到了其中的不寻常。

大殇之年。

今年,将会是龙炎的大殇之年。

这一下,龙炎紧张起来了。藩王走了,领地怎么办?这偌大的领地,没了精神领袖,会发生什么,会出现什么事情?那藩王入京,按照规矩,只能带三千人。这一下子紧张感就出来了,三千能干什么?要知道,京城光是守军,就达到了十万之众。三千的兵马,根本不敢玩的。

所有州,开始了厉兵秣马。

所有藩王,开始备齐大礼,缓缓上路。

……

刘铮,此时是和魏王,晋王,一起在马车中的。

本来两人在晋州打算休息两天,没想到就得到了这个消息。晋王一看,干脆一块上路,路上还能有个聊天的伴儿。

但实际上,三个人此时,却已经没有了聊天的心情。

谢天尧快死了。

这是所有人的认知。

尤其是刘铮,还是忍不住深深叹了口气。

那个城府极深的家伙,自己一直跟他,都是若敌若友,互相依赖,互相欣赏,并且互相提防。

刘铮知道他快死了,但没想到,竟然就要在眼前了。

龙炎会乱。

这是肯定的。

就看是大乱,还是小乱。别看现在谢天尧将所有藩王,都召入京,但这多少年了,这些藩王对自己领地的那种统领,已经是根深蒂固的了。即使藩王不在领地,他们领地的兵马,该动,还是可以动。

该打,还是能打起来。

每个人都在准备。

魏王,晋王,自然也不例外。

“接下来最活跃的,怕应该是老贵族那边了。”

魏王不喜欢这极度沉默的气氛,打破了平静。

刘铮和晋王,也跟着点头。

太子的死,让老贵族彻底抓狂了,没有人可以支持的他们,此时就像一条条的疯狗一样,只能用其他方法,来搅乱整个龙炎,再寻找可乘之机。

而老贵族这边,大部分掌控着的,都是北方城市。

首当其冲!

“不过至少,在入京之前,应该是平静的。”

刘铮用手,在面前挥了挥。

突然之间。

他就觉得,距离京华越近,气氛就越压抑。

而相比起现在龙炎的形势来说,所有人,其实都在盯着他,不仅仅是盯着这谢方的灵柩,还在盯着如今,龙炎最兵强马壮的凉州。

这一行,直接决定着整个龙炎的国运。

谢方的死。

直接让之前由魏王青州为辐射,辽东为链接的北盟之约,瞬间瓦解。

这就是利益。

这就是龙炎。

……

“没错,娘娘,我们只能在丧葬大礼上想办法!”

那个太监,阴森森道。

董姝瑜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搞事情!

在丧葬大礼上,搞事情!刺杀!埋伏!反正不管发生什么,只要将这个刘侍郎给弄死,她的儿子,就再也没有竞争对手了!

可是……

董姝瑜忍不住站了起来,来回踱步。

那可是丧葬大礼!

全国瞩目!

而且圣上也很重视!

如果这个时候,搞点事情出来,绝对就是大事。自己能承担得起吗?

“娘娘,我乡下有一亲戚,恰是江湖游侠,手里有一帮死士,如果娘娘愿意的话,小的可以安排他们入京,然后想办法混进当日的护卫之中……”

“京华都骑副统领,也是我们的人,最近正想办法,搭上娘娘这条线……”

那太监继续说道。

董姝瑜,终于心动了,沉声问道:“多大把握?”

那太监浑身一震:“八成!”

八成……

董姝瑜终于点头:“好,这事儿就交给你去负责!记住,一定要和我们撇清关系,该出的银子,我们出,但决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是我们做的!”

“是,娘娘!”

这太监,一路小跑出去。

董姝瑜,这才松了口气。

这一次。

她就要搞点大事情出来!她甚至现在都已经开始兴奋了,只要刘侍郎死在了京华,那一切,就水到渠成!

只是。

她没想到。

那刚刚从宫殿中,上了一辆马车上的小太监,在看到马车里的锦衣老者的时候,刚才还卑躬屈膝的他,马上变得一脸冰冷。

“世子殿下……”

锦衣老者,反而一脸恭敬。

马车行驶起来。

小太监缓缓点头,眼神中,闪过一道阴鸷之色:“父王到哪里了?”

老者赶紧回道:“已经从幽州出发,一个月内,必到京华。”

幽州!

幽州赵王!

老贵族的骨灰成员!

谁能想到,这一直在幽州那种苦寒之地,几乎没有怎么踏足过龙炎的赵王,竟然在这宫中,安排了一个儿子,而且还是来当太监!

狠!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