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符水祛病

听书 - 我在异界建阴司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张选开了个有些冒犯的玩笑,孟愈自然把他教训了一顿。

相比较谢云华,张选显然对孟愈尊敬的多,当然,他也肯定知道这个玩笑不太好,毕恭毕敬的对孔寒安行礼,请求原谅。

这也不是重要的事情,孔寒安一行来此,是为了解决瘟疫。

五奇鬼虽然回到了冥界,但在曾经的平阳小天地,如今的剧毒地狱里,他们反而获得了增幅,实力更强。

虽然人间短短半个月,但冥界可不知道过了多少年。

冥界的加成,冥月的加成,罗酆山的加成以及分润些许功德的加成,如今的五奇鬼,已不再是之前鬼王可欺。

之前欺负他们的豹子精,此时也以“临时工”的身份加入到了地府的队伍,成为他们的麾下,暂时替他们打理剧毒地狱中的鬼怪。

所以孔寒安对他们的判断很信任。

他们说能搞,那就能搞。

只是抽走毒气,又不是彻底治愈,也没有那么麻烦。

而且,手段不同,结果却是一样,于人间于地府,都有好处。

很快,之前奔出的两个衙役抬回了一个陷入重病的年轻人。

年轻人大概二十多岁出头,穿着一般,看得出家境不算太好,一旁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医者跟在身旁。

医家曾经也出过圣人,还出过两位,但时间已经太久远,在这个神鬼乱舞的世界,目前的医家,普遍信道,暂依于道统,毕竟修士五术,也讲医,双方相辅相成。

可他们又不那么信神,有些泛信仰的味道。

体内法力有些驳杂,有些木紫霞属性,有土归元属性,也有水碧源属性,几个属性相生相克,有些像大杂烩。

医家医师法力平平,但讲究养生与锻炼,以出世救人为己任,所以他们与避世清修的修士还是有些区别的。

他们也很好认,一袭白衣大褂,以白布蒙面,有点像面巾,作用类似于孔寒安上辈子的口罩。

哪里有战乱,有伤员,有天灾人祸,哪里便有他们。

孔寒安阴阳眼一扫,便看出了二者的寿命。

躺在担架上的年轻人已经所剩无几,生命进入了倒计时,寿命的颜色满是死寂的深黑,人也是陷入了深深的昏迷之中。

一旁的医师还有二十余年的寿命,可他最近疲惫不堪,看得出,寿命有些浮动,似乎随时会下降。

孔寒安肃然起敬,这是个真正的医者。

一旁的孟愈瞧着年轻人的打扮,有些疑惑。

“你们是不是找了个穷苦人家过来接受实验的?”

医者开口道:“他叫李三,本是车夫,瘟疫爆发后,他自愿为我们助力,运送物资与病人,不怕危险,不辞劳苦,可不幸感染了疫病。”

一旁的张选也肃然道:“他为我们衙门维持稳定也提供了不少帮助,若能救治,还望孔监正不吝。”

孟愈没想到这些,对担架上的年轻人深深的鞠了个躬,哪怕李三看不见。

孔寒安点头道:“应有之意。”

言罢,他给乔道陵使了个眼色。

乔道陵二话不说,抽出了一张写有五奇鬼的符纸点燃,丢入了一个茶盏中,端到了李三跟前,就要喂下。

那边的医者勃然变色,怒吼道。

“你干什么!治病救人,岂可如此儿戏!”

乔道陵被吓了一跳,缩了缩身子,求助的看向了孔寒安。

孔寒安拱手道:“敢问医者高姓大名,为何阻拦。”

医者拂袖:“高大不敢,阁下只管称我医扁鹊即可,至于为何阻拦?你们当官的不顾民生,瘟疫爆发便逃出了宛城,此时还用这等手段折辱英杰?”

扁鹊,曾是医家的圣人,也是医家的门派,昔日圣人扁鹊行走人间,化解了无数病痛,留下了无数的药方医书,甚至为了治病,错过了渡劫的最佳时机,最终没有登仙,老死人间。

医家扁鹊门继承了圣人扁鹊的意志,门徒中医术最为卓越者,以医扁鹊的名号行走人间,也留下了无数的佳话。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扁鹊门日衰,现在的医扁鹊,医家人人可称,但多是做好事而不留名的时候如此自称而已。

孔寒安对这位医者越发尊敬。

他躬身行礼,闻言道:“我们只是手段不同,您以医术治人,我们御鬼祛病,仅此而已。”

医者再度拂袖,不受孔寒安的礼仪,开口道。

“治病救人,救得是人,焉能以鬼神之术而论?你这个监正,何以用鬼神之说,来度量苍生性命?”

医家的圣人没有登仙,所以医家虽然偶用鬼神糊弄病人,但对鬼神并不信任,孔寒安早就有所了解。

他第三次行礼,此次一揖到底,诚恳的说道。

“黑猫白猫,抓到老鼠便是好猫,此时李三兄弟危在旦夕,何不试试手段?”

“至于我这个监正,小子年轻,无意于此,医者莫视之太重。”

见孔寒安礼数隆重,且不以官威压人,又言辞恳切,医者最终撇过了头,冷声道。

“反正我是不信你们这一套的。”

别说他不信,就连张选在一旁也看呆了。

修士做法祛病祈福,他也见过,哪个不是搞得声势浩大,起坛作法?

您这儿就烧张符?

他狐疑的看向孟愈,孟愈却在对乔道陵使眼色。

医者撇过了头,虽然嘴上说的硬,但确实是退了一步,趁着现在人家许可,赶紧的,别让你们家府君弯太久的腰。

他其实也有些坐蜡,虽然知道孔寒安管理地府众鬼,御鬼的手段不用太麻烦,可这么没派头,确实太儿戏了。

万一不成,他就是白白的做了保。

乔道陵心神领会,将茶盏里的符水给李三灌了下去。

他之前只是个樵夫,虽然也有照顾过病重的老母,但哪有医师门灵巧手段,那五大三粗的样子,让侧着头却在偷偷看的医者眼角直跳。

短短一盏水的工夫,医者几次差点按捺不住,要上前阻止。

最终,符水还是灌了下去。

孟愈与张选的目光也聚集在了李三身上。

成与不成,便在此时。

成当然是会成,弯着腰的孔寒安也在偷偷打量着李三。

但他极其自信,或者说,信任他的下属。

果然,虽然手段粗糙了些,但符水灌下,李三的手指动了动,睁开了眼。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