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农家小福女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唐鹤是有私心的,这是他想留给杨和书的第二条生路,当然,他也的确是为了江南的百姓和大晋的社稷。

江南能不起战事是最好的。

太子沉吟半晌,最后还是决定冒险行事,于是决定去兖州。

杨和书收到了唐鹤送来的信,第一个想法就是,他们也太能作了,不是说好了将江南交给他吗?

然后就是思虑起来,难道他真的也要逃吗?

他才到扬州不到两月,此时逃走……

扬州是江南中心,想从这儿逃出去可不容易。

杨和书点着手指沉思起来,最后还是决定留下来,不过他依旧叫来了人布置一二,“八叔不是说领略一番扬州的风景吗?请他过来吧,便说我扫榻相迎。”

而此时,什么都不知道白善几人正惊喜的迎来郑氏和小钱氏一众人等。

周满惊喜的抱住小钱氏,高兴的道:“大嫂,你怎么也来了?”

小钱氏也高兴,却担心她这样过于活泼,万一摔了怎么办?

“我来给你做饭的,”她牢牢的扶住周满,“娘担心你有孕吃不惯这边的饮食,所以让我过来照看你。”

周满道:“有贺嫂子呢,做的都是合适我口味的东西,但大嫂能来我还是好高兴,谁做的饭菜都没有你做的好吃。”

小钱氏便笑眯了眼。

白善也高兴的接了母亲,郑氏则是看了一眼儿子后就盯着周满看,等她们姑嫂两个说完话便伸手拉过她,上下打量过后松了一口气,问道:“我们来的路上一直担心你反应大,我怀善宝的时候吐得可厉害了……”

周满表示她除了饮食上有些任性挑剔外,现在什么问题都没有。

另一边,白二郎和明达公主也迎来了更多的人。

不仅有宫女姑姑、内侍,还有来为他们建造房屋的匠人,更不要说他们带来的大批东西。

那是囊括了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据说皇帝还给未来的外孙准备了一箱子衣服。

姜姑姑笑道:“都是小皇孙穿过的小衣裳,陛下也知道刚出生的孩子皮肤娇嫩,所以穿旧衣赏最好,因此特特和太子妃要了小皇孙剩下的旧衣服……”

自太子妃生下小皇孙后,他的衣裳一直是吉祥物,一些有面的勋贵,还有太子妃娘家,若有嫡出的新生儿出生就会和东宫求一件衣裳。

这是很有福气的一件事。

现在太子妃手上还有的就是小皇孙常穿的一些贴身衣服了,更有福气。

皇帝亲自开口,太子妃当然不会拒绝,所以她把能收拾的都给收拾来了。

明达半晌无言,问道:“万一是个女孩呢?”

姜姑姑便笑眯眯的道:“那更有福气了。”

便是明达也不由笑起来,看到他们这么多人便道:“你们先住下吧。”

这些事交给了底下的管事,自然不用他们去操心。

可房子建在何处却是需要他们操心的。

要皇帝说,自然是想建在哪里就建在哪里,大不了城里建一栋,海边建一栋,山里再建一栋,想去哪里住就去哪里住。

明达和白二郎却不喜欢这样奢靡伤财,他们之前想在龙池建房子,也只是打算从本地请工匠的,从没想过陛下会千里迢迢的从京城给他们派建造房屋的工匠来。

所以他们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只在龙池建一栋房子。

不过,既然工匠们都来了,那自然要建得好看一些才不辜负他们千里迢迢的过来。

白二郎大手一挥道:“我回头再和白善买一块地,我们把房子建大一点儿。”

明达没什么意见,只盯住,“别占了耕地就行。”

“放心吧,我选的那块地就没有耕地,全是露地。”

因为距离海边近,所以土质并不好,要不是再往前一些便有可能被涨潮淹没的风险,其实他想把房屋再往前建一些的。

建房子这种事不用他们操心,白二郎只要给足了钱就行,剩下的工匠们去干,连请人也自有管事们去做。

皇帝派来的人也很能干,用不着他们干什么,只要看看图纸,再提一些药材就行,省心得不行。

白二郎就懒散的坐在躺椅上和白善道:“干脆我们选了地方,将造纸坊也交给他们来建好了。”

白善没意见,“好啊。”

周满也懒散的靠在躺椅上,和明达靠坐在一起,一起在一旁捏了蜜枣吃。

这是小钱氏根据郑氏给出的方子蜜制的,甜滋滋的,特别好吃,用的红糖来蜜制,还补气益血。

连郑氏都喜欢吃。

白善也只坐了一会儿便有人来请他,“郎主,崔先生和方县丞从乡下回来了。”

白善便晃悠悠的起身,一扭头见他们四个都在树下躲荫凉,便摇了摇头后离开。

白善发的役令已经开始执行,今天崔先生便和方县丞巡视回来,顺便回来和白善禀报。

“各地都按照县令的要求保证役丁的饮食,按照您的吩咐,粮食三日一添,保证供给……”

白善微微点头,正要说话,一个护卫突然从外头飞跑进来,正在大堂里说话的白善三人抬头看去,见他神色惊惶便问道:“怎么了?”

护卫却忍住没说,而是道:“郎主,您快回去吧,娘子有急事找您。”

看到他眼中的着急,白善便对方县丞和崔先生点点头,“时间不早了,你们也下衙回去休息吧。”

方县丞和崔先生连忙应是。

白善和护卫离开,等过了小门才问,“什么事?”

“是刘贵回来了,还有公主殿下的侍卫,说是外头……天变了。”

白善瞳孔一缩,什么叫“天变了”,难道是陛下他……

白善连忙跑到正院去,正院里伺候的下人大多都退了下去,留下的都是心腹。

周满正蹲在明达身侧,手指在她几个穴道上按着,安抚她道:“这一定是流言,你不要相信。”

白善疾步进来,见殷或一脸严肃,而白二郎在一旁急得团团转,问道:“怎么了?”

白二郎看见他,立即压低了声音道:“外面传说太子起兵谋反了!”

白善:!!!

他下意识的反驳,“不可能,他图什么?”

这会儿他地位稳固,去年才监国,得到了满朝文武和皇帝赞赏,也有了儿子,他为什么要造反?

而且造反去年不是更好的时机吗?

皇帝在外面的时候他都没造反,现在皇帝稳坐京城,他造反是奔着找死去的吗?

------题外话------

明天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