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王者之我的秘书小妲己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章一眼看尽生死

天色阴暗,朔风凛冽。

呜咽的狂风,裹挟着碎雪,落在地上,已有一尺多厚。

“冷。”

“好冷啊。”

身体感觉到冰冷的江小苏,从熟睡中醒来。

当睁开眼睛的刹那,江小苏发现自己趴在一片茫茫的雪原之中。

而在他的身前,一群身穿玄铁重甲,手持兵器的士卒,在相互的械斗厮杀。

士卒眼神木纳呆滞,嘴里不时发出悲怆的喊杀与惨叫声,在阴暗的雪原中回荡……

“这?这是什么鬼地方?”

江小苏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抬起手朝自己脸上扇了一巴掌。

瞬间,脸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才让他接受了眼前的现实。

周末上午,自己在家玩了几把王者荣耀……然后,睡了个午觉,怎么就穿越了呢?

江小苏努力的回想着,穿越前发生的点点滴滴。

然而,却找不到穿越前的任何征兆。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瘦弱士卒,被敌人的长剑洞穿了身体,轰然倒在了江小苏身前。

只见士卒胸前的伤口处,一股股冒着热气的鲜血喷洒而出,溅落在地上,同冰雪融化成了一滩污泥。

“呜……”

出生在和平年代的江小苏,那里见过如此恐怖血腥的真实场面。他只感觉头晕目眩,胃液翻滚,紧接着一股酸涩的苦水,从嘴中喷了出来。

数息过后。

穿越到了一眼便可以看尽生死古战场的江小苏,身体渐渐恢复了知觉。

“啊,好重啊,兄弟你别压着我。”

江小苏下意识的抬手,推了推压在身上的死尸,可怎么也推不动。

嗡……

突然,江小苏脑袋疼痛欲裂,眼前一黑,再次昏厥过去。

江小苏,东胜神州,南齐琅琊青梅镇人氏。父亲江大年,母亲不详。

八岁时,父亲江大年,曾给自己定了一门娃娃亲,名叫徐雨菲,是幼时隔壁邻居家的小妹妹。其父徐责,是镇守南齐北境土门堡的一名伍长,与父亲江大年是结拜兄弟。

谁曾想到,两年之后。

徐责战功显赫,很快官至都卫,而邻居家的小妹妹徐雨菲,也被接到了大都生活。

至此,两家再无任何联络。

这一晃,又是十年

江小苏的父亲江大年,就在上个月不幸病故。

在其临终前,江大年嘱托儿子江小苏,等自己死后,不必守孝三年。而是让他即刻启程前往土门堡,去寻自己的结拜兄弟徐责。

先人已逝,终归尘土。

江小苏处理完父亲的后事,便遵从遗志,离开家乡,一路北上。

可就在距离土门堡,五百里的黄县地界,遇到了一只北上前线的南齐军队。由于战事吃紧,兵员紧缺,江小苏不幸被抓了壮丁。

更让江小苏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到了土门堡的第二天,就被太子李洪的军队,裹挟着前去百里之外的清凉寨,支援守军。

一路马不停蹄的南齐援军,在半途中,突然遭到了北魏大军的伏击。而初经战场的小卒江小苏,那里见过如此残酷的生死炼狱。

大战伊始,便吓昏在了战场上……

天色已黑,风雪未停。

两度昏迷的江小苏,再次醒来。

而这一次毫无预兆的晕厥,让他和原宿主的记忆,已经彻底的融合为一体。

“我和宿主同名,难道这是宇宙中不同维度中的自己?”

如今身处危险境地,容不得江小苏细想。他只好为这次离奇的穿越,草草的下了定论。

当江小苏艰难抬起僵硬的头颅,再次看向战场的时候,发现齐魏两国的战争,已经接近了尾声。

南齐败了,太子李洪率领的十万援军,几乎被北魏大军屠戮殆尽。

而现在的战场上,只留下一群负责清理战场的北魏士卒,他们手中挥舞着长刀,屠戮着,还未死绝的南齐将士。

“啊……啊……”

此起彼伏的惨叫声,让身在其中的江小苏噤若寒蝉。

用不了多久,北魏士卒就会走到这里,然后举起手中的兵器,狠狠的插在自己的身上。

“活下去,我要活下去。”

有着强烈求生欲的江小苏,不想坐以待毙。

他扫视四周,发现敌人并未注意到这里,便悄悄地挪开,压在自己身上尸体。

他,江小苏准备放手一搏,找个机会逃命。

匍匐在泥沼中的江小苏,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最终等到了机会,他心中默念:“3,2,1……”

就在他准备行动的刹那,一只大手,抓住了自己的脚踝。

“哎呀,被发现了。”

江小苏心底一凉,木讷的转过头去。

他想在临死前,看清楚凶手是谁。好在死后,化成厉鬼,索了他的狗命。

可当他回过头来的刹那,心中顿时火冒三丈。

原来,抓自己脚踝的不是北魏士卒,而是同一阵营的齐国战友,一名胸口受伤严重的精壮汉子。

“尼玛……”

“嘘,别出声,自己人。”

精壮汉子打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江小苏趴下,莫要声张。

“大哥,你伤成这个样子,就莫要害我了。”江小苏看着精壮汉子虚弱的样子,小声哀求道。

“小兄弟,我要死了。哥哥想在临死前,向你托付一件事情,你千万不要拒绝。”

精壮汉子言语悲怆,右手缓缓的,从怀中掏出一封血书,交到江小苏手中。

“小兄弟,我乃是太子李洪的贴身侍卫张贤,这两个信物你一定要交到左相李文泰手中,拜托了。”

“那太子呢?”江小苏随口问道。

“太…太子,刚刚被北魏大军虏走了。”

“这……”江小苏欲言又止。

“兄弟,你若是你有命回到大都,请到东市潇湘坊丙二号院,就说……就说张贤不孝,姨母莫要哀伤。”

“大哥,我若是能活着逃出去,定不会负张兄所托。”江小苏双手抱拳,脸色凝重。

张贤眼角盈泪,双手抱拳回礼。

“兄弟,我事已了,你等会看我暗号行事。”

张贤说完,右手拾起长刀,倏然起身,大声吼道:“魏狗,老子和你拼了。”

怒发冲冠的张贤,举着长刀,拖着受伤的身体,向不远处的北魏士卒头上砍去。

张贤手起刀落,一名北魏士卒倒在了血泊中。紧接着,又是一刀,另一名士卒脑袋分了家。

“哈哈,杀一个不亏,杀两个血赚。”

“有活的,还有活的。”

附近的北魏士卒,大声呼唤着附近的同伴,向张贤围了过去。

势单力薄的张贤,面对众人的围攻,毫无畏惧之色。只见他在人群中,杀的是昏天暗地,十进十出……

就在江小苏,为他默默点赞的时候,却在人群里传来了张贤的喊话。

“兄弟,我快不行了,你快跑。”

这就是暗号?

“张贤,你大爷……。”

江小苏在心中问候了张贤家人祖宗十八辈后。只能硬着头皮,化作一只矫健的豹子,朝着敌人人数薄弱的方向逃去。

这时,一位北魏的什长,见有人逃窜,大声吼道:“来人,快跟我去追。”

北魏什长跨上战马,率领数十名士卒,向江小苏逃跑的方向追去。

而留在战场的侍卫张贤,经过几番苦战,最终,还是死在了敌人的刀枪下。

此时,在远离战场,不远处的一座高地上。

一位骑着枣红马的黑衣人,见张贤已死,便策马消失在无尽的雪夜之中。

(本章完)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