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玩家请上车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徐获拉开门,一个穿着快递制服的女人站在门外,拉了拉开了三颗扣子的领口,娇滴滴地说:

  “帅哥,我同事去洗手间了,你买的冰箱忒重,你搭把手我给你搬进去。”

  徐获夹着烟抽了口,盯着她情不自禁吞了口唾液。

  女人似乎习以为常,弯下腰把推车轮子送进门。

  把冰箱从推车上卸下来后,女人已经自发坐在客厅里那张两人沙发上。

  徐获灭掉烟头倒了杯水给她,“大热天的,辛苦了。”

  茶几上,他的平板亮着,醒目的红色标题写着:

  “新婚夫妇山区失踪,凶手疑是寡居老母,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村头五十头母猪夜夜惨叫,罪魁祸首竟是他……”

  “虎毒不食子,花甲老人捂死七岁外孙理由竟是……”

  “咔”一声,屏幕关闭,女人抬头看着徐获,脸色绯红,呼吸急促。

  那蓬勃跳动的心脏输送着新鲜血液,饱满的香气从毛孔中渗出,让人口舌生津。

  “看会儿电视吧。”徐获避开她的视线按开电视,女主持人平板的声音响起:

  “近日来,全国各地气温骤变,多个三十度高温城市出现冰雹降雪等奇异天象……”

  徐获换台:“一位驴友在深山中遭遇龙卷风,直播记录其失踪的最后一刻……”

  又换:“海市上空出现黑色云洞,气流倒吸,专家称是暴风雨造成的气压现象……”

  “滨市近一月失踪小孩达十数人……”

  “……犯罪高发时期,汀城惊现碎尸狂魔,被害人遗体不全……警告全市人民结伴而行,天黑以后尽量不要出门……”

  轰隆!

  刚才还晴朗的天空突然变脸,乌云密布,徐获这件小小的一居室光线幽暗,视野压抑后嗅觉增长,坐在身边的女人散发出的那种肉香令人无法忽视。

  “咕咚!”吞口水的声音格外响亮,但并不是徐获自己,他扭过头,正看到女人贴过来的脸,她的嘴巴豁开,早就没有几分钟之前甜美娇俏的模样,牙缝中卡着可疑的红色残渣,怒睁的两眼充斥着贪婪和饥渴的光芒!

  她张着嘴,朝自己脸啃来!

  徐获脑袋一歪快速跳开,操起落地风扇兜头砸向跳起来的女人!

  “砰!”人脸把风扇都撞凹了,那女人没事人一样弹回沙发上,摆出青蛙蹲地的姿势!

  “你很香。”她口水流了出来。

  徐获搁下风扇点了根烟,“闻着香,不好吃。”

  女人没想到他这么淡定,反而警惕起来,试探着问:“你也上过那辆火车?”

  徐获眼神一亮,面上并没有表露情绪,但女人却捕捉到了这微小的变化,顿时恼羞成怒:“你敢骗我!”

  对方的速度远远超过一个正常人,扑跳的姿势也不像人类,跳起来时脚下的力道将那张沙发给蹬出了三米远!

  老旧的沙发在地砖上划出刺耳的声音,徐获转手抓起矮柜上的杀虫剂对着女人狂喷,避开对方抓来的手,趁机踢了她一脚,掉头朝卧室跑去!

  身后传来女人恼怒的吼叫声,夹杂在雷声中不甚明显,徐获准确地感知到对方已经跟来,在进门的一刹那猛甩上卧室门!

  “哐!”指头厚的门板不堪重击,连带着门锁都给撕下来,女人恼羞成怒踢开破烂门板时,徐获已经摸起藏在门后的水果刀版长枪刺中了对方的胸部!

  女人速度快、力量大,但始终是凡胎肉体,捂着鲜血直流的胸口倒在了地上。

  “哈啊……哈啊……”水果刀捅穿了女人的肺部,她口中发出气音,暴戾凶悍的眼神逐渐变得哀戚,“救我……救我……你也是进化者,还没有经过最初审查……我能让你活下来……”

  狭窄的卧室里弥漫着浓烈的鲜血气味,呛鼻的腥味让人头晕目眩,徐获深深吸了口气,忽略大脑自发冒出的“甘醇”、“芳香”等感觉,倒退两步坐在床上,点了烟,就这么盯着女人。

  女人红润的脸色逐渐变白,但没有断气的意思,她紧迫地盯着徐获,“很饿吧?”

  她抹了把血把手伸出来,“你闻闻,是不是很香?进化者的血肉比普通人更好吃,甘甜美味,比母乳还要滋补……”

  听到徐获情不自禁的吞咽声,女人神色得意,“吃一口你就会明白,我这样的进化者才最强,在火车上存活率最高……”

  回应她的依旧是沉默,女人语调变得急切,“你难道不饿吗?不想吃我吗?”

  “……你不明白最初审查有多凶险,一半以上的进化者都死在最初审查,你……”

  徐获吐了口烟气,碾灭烟蒂后打断她:“你精神越来越好了。”

  女人表情僵住,见他朝自己走来,目露惊惧。

  “你想干什么!”

  “不是你一直诱惑我吃你吗?”徐获反问。

  女人的面部肌肉没有调整过来,呈现一个扭曲的笑容后主动送上自己白嫩的手臂。

  徐获抓住她的手腕,慢条斯理地道:“最近汀城出现碎尸狂魔,是你的同类吧,你敢把自己送给我吃,也不怕我吃光你的肉,说明这种饥饿感只需要少许血肉就能缓解,还是说你连失去的肢体也能恢复?”

  “前一种可能性更大吧。”

  “吃过肉的人在火车上的存活率最高,所以火车上也有没吃过肉的……进化者?”

  “瞧你这副恨不得拉全世界进臭泥沟的衰样,沾了人血的后果肯定不太好……吃人之前肯定不知道,那是经过最初审查才发现的?”

  女人的表情从惊愕、意外转向震惊与恼怒,她眼珠乱颤、牙齿咬磨,最后变成彻骨的痛恨,“你们这些进化者……我杀了你!”

  在她扑向徐获的瞬间,另一把水果刀刺穿了她的咽喉,咕嘟咕嘟的血泡冒出来,女人抽搐着翻过身,胸口的刀不知道什么时候拔了下来,伤口已经开始愈合。

  致命伤都能自动愈合,再给她几分钟时间,反杀一局不是问题。

  徐获拨了下衣服,没找到任何类似药剂药物的东西,但却在她的肩膀后面发现了一个红色编号纹身:E33586。

  他若有所思地道:“凭你的智商,如果我问你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最初审查的列车,你一定不知道。”

  女人两眼一鼓,含恨咽了气。

  徐获咽了口唾沫,没再看卧室门口的尸体,打算去厨房弄点吃的,路过客厅看到新买的冰箱,三两下拆了外包装,柜门一开,一颗脑袋就软哒哒地垂了过来。

  果然……他叹了口气,打电话报警。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