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在春秋不当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斜阳西去,寒鸦归啼,萧瑟的秋风带着最后一缕温热的倔强缓缓散去,只留下遍体凉意侵袭。

祭乐奔跑的身影在地上被拉得老长,当李然出来看见她的时候,她已经累得趴坐在地上,一副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

只见一辆车舆之上,竟是置了两大口箱子看上去极重。娇小如她,竟是跟着几个女婢一起,手推着,马拉着,一路小跑至此,那自是疲累已极。

车停在了祭氏别院门口,李然见了,赶紧是命人接了过去,并是极为诧然的问道:

“这么多东西!你该不会又想要周游去吧?祭姑娘,这可不成啊!眼下你们祭家这状况,你可不能…”

他以为祭乐这是回去祭家后,跟祭先又闹了,负气之下便任性起来,想着再次离家出走。

谁知祭乐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

“打住打住!什么乱七八糟的,本姑娘这是在帮忙好吧?”

祭乐甚没好气的立即将李然的“苦口婆心”给一语打断。并一边说着,一起走进了院内,交给了李然一个包袱。

李然打开了其中一看,蜀锦,玉器,甚至还有一具精美的象牙雕品!而其他各种小物件也是应用尽有!李然知道这绝不是全部,转而再望向屋外忙忙碌碌的众人,尽皆在那搬进搬出的。不禁愕然:

“这么多…”

但还来不及他惊讶,祭乐便已跟他说道:

“把这些东西都拿去变卖了,应该是能买到不少粮食吧?”

“啊?这….你是打算用这些东西去换粮食,然后给你两位兄长送去?”

李然瞬间反应了过来,脸上尽是诧异。

他当然知道祭乐的聪明,但是他没想到祭乐竟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到这样的法子。

如今祭氏的商队已经出发,祭先既然不相信她,那自然也不会派人去追。

届时祭罔与祭询若当真押着数十辆有问题的马车去到了卫国,那祭氏这回脸可就真丢大了,搞不好甚至还会闹出国际纠纷来。

毕竟,这里面可还有不少是官家的赈灾粮。

祭乐用自己的细软首饰换取粮食给祭罔与祭询送去,显然是眼下最合适的办法,也是最稳妥的办法。

“只不过…这么多的奇珍异宝…若是就这样折了钱,可真是有些浪费了啊。”

其实,要说魂穿前的李然,好歹也是个富家公子,但是像这样的派头,在他那时代,也是不怎么敢想象的。

就这些个东西,即便是将以前他所住的庄园给兜个底朝天,也数不出这许多东西来。

“哎呀!子明哥哥,你还在想什么呢?都什么时候了,哪还管得了这些!”

李然被祭乐的这一句话给立刻拉回了正题。

今日在祭家,祭乐已经将算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跟她父亲说了。奈何祭先偏就不信,她一个女孩子,也没其他的办法可想。除此之外,她当真是想不到任何其他的办法了。

李然点了点头道:

“嗯,情况紧急,看来也只有如此了。”

搞清楚了祭乐的想法,李然不敢迟疑,当即让孙武与鸮翼拿着这些细软首饰前去城中四处变卖,再全部拿来购买粮食,一时间,市面上的粮食竟都被他们给包了下来。

也亏得祭氏别院是真的够大,竟是硬生生的给塞下了。

“务必在今晚装车准备好,明日一早我便出发送往卫国,如此方能赶得上祭罔与祭询一行…”

李然又与鸮翼是如此这般的一通交代,而祭乐因为是忙活了整整一天,早已累得不行,当即就在别院内的台阶上闭着眼睡着了。

而当她再醒来的时候,却发现别院内竟只剩下鸮翼一个人了。

“咦?子明哥哥呢?”

“回祭姑娘,我家主人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押送粮食去往卫国了。”

原来,就在祭乐熟睡之际,孙武与鸮翼已经于城中购得了足够的粮食,车具,马匹。然后再由李然与孙武看护着,临时找了一批人,押送着前往了卫国。

“这怎么行!万一路上再遇到鲁国季氏的刺杀,就子明哥哥身边那么几个人,怎可抵挡得了?”

“快!快去将他追回来!”

祭乐听到李然已经离开郑邑,当即急得跺脚。

可谁知鸮翼只是摇头,并告诉她道:

“祭姑娘放心,家主离开前便特地交代过,并要小仆转告祭姑娘,家主他此去卫国绝无半分危险,还请姑娘就在城中静候即可。”

……

李然坐在车头,望着天上已经升至半空的银月。

显而易见,为了能够及时追上祭罔与祭询,他必须日夜兼程。

好在今夜月色甚好,且孙武是行伍出身,夜间行路对他们而言自是再熟悉不过,所以出城以后一路上也并未出现任何意外。

“先生,还是由我跟褚荡去吧,现在你若是离开郑邑,万一被季氏的人知道了,只怕会…”

孙武与祭乐的想法一致,也有些担心季氏的追杀,毕竟当初他们前来郑国时,追杀就一路没停过,而且还一次比一次凶险。

这些日子李然身在郑邑,足不出户,想来季氏之人自然是无计可施。

但如今李然押送粮食前去卫国,对那些人而言,岂不是天赐良机?

“不行,你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所以此次只能由我来押送。”

“先生…”

孙武一时怔色,他没想到自己的任务居然不是押送粮食。

只听李然继续言道:

“我虽怀疑祭家的粮车内装的必然不是粮食,但毕竟未曾亲眼看见。你可单独一骑,离了车队赶紧追上前去,一来,给我们留下记号,好让我知道该如何跟来。二来,你找机会亲自去探一眼那些粮车,看看里面究竟是压了些什么东西。”

“我再与你约定几个记号,若是粮食你便留下…”

李然的谨慎是毋庸置疑的。但他不知道的是,他此番教给孙武的这些个记号,日后竟会成为孙武得以大展宏图的秘密武器。

孙武得到李然的指令后,虽还是有些担心李然的安危,但也知道此事重要,且非他不可,便还是立马去了。

“先生,这种事俺去就行了,何劳大将军亲去啊?”

褚荡想与孙武做个替换,谁知李然却是摇头。

“你的任务也不轻啊,此次我李然这条命,能不能活着去到卫国,可就全都交托在你手上了。”

李然这般与他笑着言道。褚荡本就是个莽撞人,一听李然这半开玩笑的话,当即拍着胸脯信誓旦旦道:

“先生放心,有俺在,甭管是谁,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谁也伤不了先生半根毫毛!”

对于褚荡的武力,李然也是信心十足。

之前面对季氏的追杀,褚荡以一人之力杀败了一队人马。此等天生神力,自是不必说。

但他眼下最为担心的,还不是季氏的追杀,而是如今仍然在郑邑城中的竖牛。

今天他们在城内这么一通折腾捣鼓,不可能瞒得过祭氏。而竖牛一旦是知道了他的举动,那么此次必然会有所动作。

而李然明知道如此,却还是要亲自押送粮食,其实也有引蛇出洞之意。

他这是是把自个儿给当成那个诱饵了。

既然躲不过,那便明着来吧。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总有现出原形的时候。

一夜无话,李然率领一众役民匆匆赶路,与前方祭罔与祭询车队的距离是越来越近。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