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赵桓

听书 - 新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公元一一二五年,宋徽宗禅让皇位于长子赵桓,史称宋钦宗,从此开启了双日同天的时代。

一年之后金国铁骑踏过黄河而来,山河破碎,靖康之耻赫然爆发,钦徽二宗被金兵如同牵猪狗一般,带往依兰,从此北宋覆灭。

而就在此时,公元一一二五年,赵桓接过皇位的那一刻,却是无奈的叹息一声。

回转后宫之后,他屏退了所有人,将门窗紧闭,直接瘫坐在了地上,双眼无神,满是无奈。

“我这是得罪了哪路神佛,穿越你倒是让我穿个好点的,就算是亡国之君,杨广项羽也好,最起码让我享受享受也不算亏。

这可倒好,北宋末代皇帝.....

上面有个不靠谱的老子,下面是一群祸国殃民的混账,国中混乱四起,外面还有金国铁骑。

老天爷,你玩我呢!”

三天前,二十一世纪历史系大学生再与同学辩论宋朝之繁盛的时候,被一个雷劈中了脑袋,然后来到了这里。

似乎老天爷想要让他亲眼见到,宋朝的“繁盛”是什么样子。

可看看现在这个局势,似乎和繁盛也没啥关系......

但是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优秀青年,赵桓有两个最大的优势。

其一,他对接下来的历史十分了解,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其二,高强度的社会压力下拥有强大的心理素质。

毕竟他也不想下半辈子都在金国当孙子。

此时虽然已经接过了皇位,但是满朝上下谁也不会真的拿自己当一回事,毕竟太上皇不但在,而且还有不少权势在。

他不过就是自己的那位便宜老爹推出来的替罪羊罢了,说白了就是自己不想当亡国之君,让自己的儿子当。

若是真到了亡国灭种的地步,他也不至于没有脸面去见自己的列祖列宗了。

“真是好算盘,不过老子可不是你那个傻儿子,得想想办法怎么逃...怎么解决这次危机!”

时间还有三个月左右,这时候应该如何破局就很关键了。

岳飞,韩世忠,吴家兄弟,名将倒是已经开始出现了,但问题是他们压根就赶不过来,而且现在手中也没有足够的兵马。

韩世忠在山东跟着王渊剿灭贼寇,岳飞这年头还不知道在河东路谁的手下当骑士呢,吴家兄弟还没从西夏那边回来呢。

三个月时间自己的命令都没到他们手里,自己就被金人带走了。

就这糜烂的局势.....自家那个便宜老爹还想议和,议个屁!

就在赵桓不断思索的时候,一阵银铃一般的笑声从远处原来,并且越来越近。

听到这个声音,赵桓脸上突然露出来了笑容,不是他想到了办法,而是因为他听到了这个声音。

“哥哥,哥哥....”呼喊和拍门声从外面传来,来的人是他的亲生妹妹,荣德帝姬赵金奴。

当然,现在她只是荣德帝姬,还不是那金奴,而赵桓不肯放弃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

“这么可爱的妹妹,怎么可以让她成为那般凄惨的模样。”

将房门打开,入目就是一个和赵桓年纪相仿,明媚皓齿,调皮之中带着一丝乖巧的女子。

“荣德见过皇兄,不知道皇兄初登大位,给荣德什么赏赐啊?”

赵桓的母亲在他们两个人很小的时候就亡故了,他们两人相依为命多年,哪怕现在赵桓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赵桓了,但是对妹妹的这种宠爱仍然是刻在了自己骨子里。

轻轻的在妹妹额头上点了一下,赵桓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这个鬼灵精,明知道你哥哥我现在一个头两个大,还来这里捣乱。”

“嘻嘻,就是知道哥哥现在烦恼,所以才来帮助哥哥啊。”荣德帝姬轻笑一声,然后献宝一样从怀中拿出来一块小巧的令牌,“哥哥你看!”

“嘶.....”赵桓长吸一口冷气,“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出入宫禁的令牌?”

“哈哈,就不告诉你,不过你要不要陪我出去玩?”

看着一副调皮模样的妹妹,赵桓也是无奈摇头,他现在虽然是皇帝了,但是.....谁在乎他出不出去。

“走吧,出去....出去也好。”

赵桓最终也没有想出来自己应该如何破局,干脆趁着这个时间溜出去换换脑子。

京都开封虽然依旧繁荣,但是这路上行人百姓全都行色匆匆,这道路两旁的店铺也关闭了大半之多。

看来金人南下的消息已经让他们全都陷入了恐慌之中,看到这幅情景荣德帝姬似乎更加的难过。

“本想让皇兄开心一些的,没有想到会是这幅样子。”

看着撅着小嘴一脸后悔之色的荣德帝姬,赵桓伸手在她的脑袋上使劲儿的揉了揉,轻声安慰。

“你且放心,开封不会有事的,你也不会有事的。”

“大宋一定会转危为安的,皇兄一定可以的,对么?”荣德帝姬抬起头满眼都是对兄长的崇拜。

看到这副模样的荣德帝姬,赵桓第一次露出来了真诚的笑容。

“你说的对。”

就在两个人准备转身回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喧哗吵闹之声。

“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里是开封,你面前的乃是当朝的宰辅白大人的门子,你这小小的外来之官竟然不让路,你当真是瞎了狗眼,污了心肠!”

“某家乃是大宋之官,没有什么狗眼,某家也没有听说过大宋之官需要给一个奴仆让路的道理。”

“你大胆!”

“你才大胆!”

激烈的争吵声传入了赵桓的耳中,让赵桓不由的来了兴趣,正所谓宰相门前七品官,这宰辅的门子可不是一般的下人,便是这开封城中的权贵见了有时候都会对其客客气气的。

如今竟然有外来之人如此有气节,倒是让如今无人可用的赵桓有了极大的兴致。

“走,咱们前去看看。”

“嗯嗯。”同样被提起兴趣的还有妹妹荣德帝姬。

赵桓走到他们一旁的时候,争吵已经越发的激烈,甚至那宰辅的门子已经开始召集人手要在这里对那中年汉子大打出手了。

“当街行凶,好大的凶性!”

此时尚且不知道对方身份的赵桓却是已经看不下去了,“此处乃是京师重地,更是开封大街,你们当街行凶是当这大宋律法如无物了么?”

听到赵桓的怒吼,两方人马都停下了争执,同时看向了赵桓的方向,很明显谁也没有认出来。

“哪里来的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在这里和我等咆哮,来人将他一并打了!”

那门子的嚣张简直让赵桓叹为观止。

“你就没有王法了么?”

“告诉你,在这大宋,我家大人就是王法,别说你一个不长眼的小子,就算是当今陛下来了,他也得缩着!”

就因为这么一句话,赵桓的怒火直接就爆发了出来。

这一次还未等赵桓说话,刚刚那忍气吞声的中年汉子就已经受不了了。

“找死!”只听得一声大吼,那中年汉子直接就是一个虎扑过来,上来就将那刚刚说话的宰辅仆从给摁在了地上,一顿老拳过去,让那仆从哀嚎不断,倒是真的震慑住了不少人。

不过那汉子却也不敢真的痛下杀手,处处留有情面。

可这份儿心意却不被那群仆从打手所接纳,在疼痛之余,那仆从也回过神来,直接大吼一声。

“尔等直娘贼还在看什么戏呢,还不给我将这混账东西拉开,给我打,打死他们,出了事儿我负责!”

一声大吼,众多仆从打手顿时反应过来,一个个手持哨棒就冲杀向前,要将赵桓和那中年汉子活活打死。

这一刻赵桓觉得,自己必须给他们点教训了。

“将他们全部拿下!”

赵桓一声大吼让荣德帝姬不由一愣,自己明明是偷着和皇兄出宫,他是在向谁下达命令?

“皇....哥哥是和我说话么....”

荣德帝姬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自己身边几个百姓打扮的家伙直接冲了出去,手脚麻利身子灵活。

一个个长相普通,但是下手却是狠辣,轻而易举的便将他们打倒在地,同时有一人看上去似乎是他们的首领,径直来到了赵桓的面前,躬身行礼未曾说话。

看着妹妹那疑惑的眼神,赵桓无奈摇头,一手轻抚着她的头发,同时凑到她耳边轻轻说道。

“你个傻姑娘,你我的身份真以为是能够偷着出来的么,若是皇城司不在暗中保护,他们也就不配被称为大宋皇城司了。”

同时赵桓心中也不由的叹息一声。

”不愧是历史上能够比肩后世锦衣卫的特务组织,同样是专门服务于皇帝,确实有几分手段。“

听到了这话,荣德帝姬小脸一下子就变得通红起来,还朝着赵桓吐了吐舌头,十分调皮。

此时那中年汉子也走了过来,看那模样似乎是并未受到什么伤害。

“某家宗泽,多谢公子仗义出手,今日前来京都赴死,能结识公子这等豪杰,宗泽不亏!”

“....宗泽?”赵桓看着这个家伙不由的回忆起来这个名将..“你不是要作为和谈使的么,谁让你来赴死的?”

“哈哈哈哈哈....”宗泽突然豪放的大笑起来,“敌能悔过退师固善,否则安能屈节北庭以辱君命乎。“

宗泽和赵桓的想法一样,议和,议个屁!

这一刻,赵桓再次露出来久违的笑容。

“你不要太灰心,事情会有转机的,或许.....就在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