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渗透计划(大修)

听书 - 蛰雷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1939年6月21日,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节。

重庆,罗家湾,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

军事情报处,会议室。

此时会议室内坐了不少人,情报处处长、情报科科长、军运科科长、策反科科长等人皆在内。

专员负责会议记录,拿着本子和钢笔坐在靠墙的位置,蓄势待发。

众人互相打量,俱是不知今日人员如此齐整的会议所为何事。

处长落座高位,众人目不斜视。

见状处长开口道:“今日通知大家前来,是有一项任务要宣布,事关机要切记保密。”

几位科长点头会意,保密条例不需多言,早已烂熟于胸。

却是何任务,弄的如此场面,引起众人好奇。

“电讯处截获消息得知共党在湄潭开设培训班,有意培养知识青年送往后方参与建设,上面以此指定了针对共党后方的渗透计划,交由我们情报处负责,现需挑选一位执行任务的人员,你们都有什么看法?”处长询问。

闻言情报科科长道:“浙江大学,大夏大学等一批大专院校刚迁址到湄潭不久,他们便迫不及待想要招收人才。”

“无非就是学习借鉴局内在各地开设的特训班。”策反科科长不屑道。

军统在各地举办了特训班,对外称特警班,各班以地名冠名,湖南醴陵的叫‘陵训班’,贵州黔阳的叫‘黔训班’,贵州息烽的叫‘息训班’,四川重庆的叫‘渝训班’,甘肃兰州的叫,‘兰训班’。

在众人看来共党在湄潭举办的培训班,性质与其无二,规模小打小闹。

“共党心思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上峰顺水推舟安排了这一次的渗透计划。”处长说道。

“可针对共党后方的渗透计划,这些年一直没有间断,都是由各地训练班培养刚毕业的学生来完成,怎么落到我们情报处来了?”策反科科长问出了大家心头的疑问。

“此次共党在湄潭开设培训班,同样是培养知识青年,交由刚毕业的学员负责,不是更加合适吗?”军运科科长紧跟着说道。

“送进去的人是不少,可能留下的却不多,不是一次情报都没有传递就暴露,就是刚送了一次无关紧要的情报便暴露,皆不得长久。花费心力培养的人,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所以这一次上面打算挑选一名经验丰富的人负责这个任务。”处长解释道。

共党招收知识青年,你先一步训练培养等着共党主动吸纳是没问题,可问题在于这些刚毕业的学生,经过短短几个月的培训,便要深入到共党后方去,难免不会露出马脚,使得暴露的非常快。

情报科科长听完之后紧跟着说道:“这一次上面要挑选的人,首先是要年轻,其次是要经验丰富能力出众,两者缺一不可。”

“不错,就是这个意思。”处长肯定道。

依然是用知识青年的身份渗透进去,年轻是首要条件,不然共党怎么可能吸纳你?

再者便是经验能力问题,如果和那些刚毕业的学生差不多,去了也是白搭。

可话题讨论到这里,情报科科长、军运科科长、策反科科长都没了声响。

谁愿意接这个烫手的山芋?

又要年轻,又要能力出众,换言之就是年轻有为。

在情报处年轻有为的人,和他们这些科长多多少少都有些关联,家族后辈、师生情谊、得力干将、心腹之臣,不管是哪一种谁愿意送去共党后方呢?

本身任务就带有极大的危险性,其次是听闻生活条件艰苦,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谁没事干想要上赶着。

三个科长互相打量,想等着对方先开口,殊不知三人都是这样的想法,一时间会议室内陷入沉默。

“上面临时通知,所以时间紧任务重,今日必须要有一个结果,不然耽误了渗透计划的进展,你们跟我一起去见戴老板请罪。”处长语气显得严肃。

眼看不能再沉默,军运科科长望了策反科科长一眼,两人心照不宣,此时军运科科长开口:“前几日情报科不是刚提拔了一名年轻人做股长,叫什么魏定波,我看就很符合这一次的人选要求,又年轻又有能力。”

情报科科长一听,眉头一挑心中暗道不好,可是不等他开口,策反科科长紧随其后说道:“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这个魏定波别看年纪不大,可在局内资历很老,是复兴社的老人,经验这方面不用担忧。”

“你们两个手下年轻有为的得力干将可不少,怎么不提一提。”情报科科长回了一句。

“年轻是年轻,可是长得显老,比起魏定波那还差个一两岁呢,不适合。”

“我这里到有一个显年轻的,可参加工作才两年,比资历差的太多,如此重要的任务恐不能胜任。”

两人一唱一和,阴阳怪气,情报科科长言道:“魏定波能力也有所欠缺。”

“怎么会能力不足,不是刚刚才提干嘛,如果不合适还提拔,难道是唐科长你用人唯亲。”

“你少血口喷人。”

“唐科长和魏定波有过一段师生情谊,这可做不的假。”

“你们这是打算……”

“都别吵了,像个什么样子,还有一点为党国奉献牺牲的觉悟吗?”处长呵斥几人安静下来。

“唐科长,魏定波今年多大?”处长询问。

“二十四岁。”

“什么时候参加的工作?”

“1933年国民军事训练委员会,要对高中以上的学生进行军训,他是那时参加的军训,因其表现不错1934年进了中华民族复兴社。”

“严格意义上讲是34年十九岁参加工作,这资历确实不浅,能力肯定不俗。”

面对处长如此评价,唐立只能干笑。

“好像唐科长33年负责的就是军训工作?”

“是的处长,魏定波是我在军训中看重,保举到复兴社的。”

“有这一层师生情谊在,这一次的任务他定能理解唐科长的良苦用心。”

处长这番言论,算是坐实了渗透计划的人选,唐立此时想要开口,可张了张嘴吐出来的只能是一句:“属下定不负众望。”

军运科,策反科不想出人,处长急需一个合适的人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他唐立哪怕心中再不愿意,可此时还能如何?

“有唐科长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你去通知魏定波任务详情切记让他保密,我和上面汇报人选,没有问题的话可能近日就会出发。”

“是处长,我这就去通知他。”唐立无心再坐,起身离开。

他走出会议室后,处长对剩下的两人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两个的心思,外人查不查的由不得我们管,可情报处内不要给我先乱起来搞什么窝里斗,不然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是,处长。”两人起身应声。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